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华尊奖 > 第五届华尊奖 > 主题演讲
[直播]贺铿:实体经济要与数字经济融合创新
来源:中国商界网    发布时间:2019-11-23 10:40:00    点击数:

  2019年11月23日,由中国商报社、中国信息界杂志社、中国流通行业管理政研会信用管理专委会、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商业模式研究所、中国商界杂志社等单位共同主办的“2019(第五届)中国品牌影响力高峰会暨华尊奖影响力中国总评榜颁奖典礼”在北京召开。在会议现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九三学社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贺铿在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特别提醒:讲话全文是根据现场讲话第一时间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阅。

贺铿.jpg

贺铿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九三学社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尊敬的李蒙主席,各位领导,各位企业家,各位媒体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非常高兴参加这一次会议,围绕品牌来讲,组织方还希望我讲讲经济形式,我想从三个方面讲一点个人的认识。

  第一方面,我对当前经济作一个总体的判断。第二是分析一下经济下行的原因。三是对明年2020年作一个展望。这些不太好讲,当前经济总得来说,我个人判断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是持续的加大。但是,还是有信心,因为我们的经济有韧性。国家统计局的发言人也比较坦诚地说,经济下行的压力持续加大,但是,还在合理区间。

  我看了下有关的数字和情况,也跟许多企业家做过一些交流。我认为现在的经济呈现一二三的特点,一是现在宏观调控遇到了两难,而且越来越明显。因为经济持续下行,通货膨胀的压力又持续的加大。10月份通货膨胀率应该说已经相当高了,在这个情况之下,过去六七十年代美国出现的经济滞胀状况。经济滞胀确实是两难,要刺激经济增长通货膨胀有可能进一步加大,因为你要加大货币投放和财政支出,要遏制通货膨胀,就减少货币紧缩财政,经济又会进一步下行。所以,那个时候美国经济学家特别是凯恩斯学派就有点迷茫了,这种状况怎么办呢,有人说这是经济的癌症,不好治,正好现在比较明显的出现了这个情况,经济下行不快,但是下行十年了,通货膨胀不高也超过三了,所以在这情况之下,要很好地研究怎么进行宏观调控。

  二是两个周期重叠,首先是中国经济下行周期已经有十年了,但还没有走出低谷,这个周期还存在。第二个周期是从去年开始,世界经济下行的周期开始了,这两个周期叠加,要使经济恢复起来,困难就越大。因为两个叠加起来就像三碰头,确实解决起来比较难。世界经济下行是以美国加息停止而进入到减息,当然现在来说,没有进一步减息的必要,认为美国经济宏观上还可以,但是不是减,不知道。欧洲的情况也是一个减息的趋势,就是说经济已经进入了下行周期。

  三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最大的拉动经济增长是消费,居民的消费。居民消费在经济高涨期曾经达到一个指标,就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指标。我的记忆当中,有个别年份达到16%,增长很高,现在前4个月的消费增长一直是疲软发力。10月份消费增长民营增长7.2%,比最高的时候已经腰斩了,实际增长扣除通货膨胀是4.9%、5%不到,消费情况如此乏力,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失业不太少、居民收入增长不多,收入增长不多消费购买能力就弱,这是当前碰到的比较大的问题。

  第二是进出口,与去年头四个月比下降了0.5%。增长比较低,不过我觉得还可以,没有想象的那么差,还在9%样子。跟欧盟增长基本上在预期当中10%。一个亮点是东盟增长跳升到11%,一带一路贸易也比较好,所以说尽管贸易战,但我们的对外贸易总的情况还算是可以,但是也很乏力。

  第三是投资,投资这几年一直下降,增长比较低。固定资产投资头4个月增长5.5%,比高的时候高了很多,也基本上腰斩。所以说我们经济现在处在这个情况,一个两难,两个周期、三个马车都乏力,所以说这个特点我们要充分地估计经济的困难。不需要我来说,在座的都是在一线,经济的困难情况大家比我更清楚,感受更直接。这是关于经济总体的情况,困难比较大。有人预计,明年有可能破6,今年保持6或者多一点,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应该说基本是没有问题,明年恐怕6都不一定能保住,要有这个思想准备。既然是这个情况,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信心,因为我们的经济韧性确实比较大。

  年初的时候经济工作会议说中国的经济有潜力、韧性大,我的解释是三条,一是市场大,14亿人要吃饭,要穿衣,要住房,这个市场全世界各国都垂涎三尺。中国有这么一个市场,搞企业的在这个环境之下,应该说只要找对产品方向,而且品牌又叫得响,我想不愁企业发展不了。二是产业齐全,中国产业联合国的分类我们一个都不差,大类小类都是全的。比美国更全。所以说,我们转型的空间很大,发挥你的长处,一湖很大的水在这里面怎么游都行。三是制度优越,也不是一句政治口号,我们的四中全会谈治国理政的问题也强调这个问题,就是可以举全国之力办大事,别的国家没有这个能力,哪个经济方面出现问题,比方说金融方面哪个地方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立即可以调动自己把它补起来,有这个能力。对我们的经济应该有信心,问题是企业怎么调整自己的结构,选择自己的方向。刚才李蒙主席也说了,现在有两个新的东西,当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够去做的,你可以关心有的是可以做的。后面我还会讲到这个问题。这是总的估计。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经济下行十年困难越来越大,虽然比较稳,每年下降一丁点,原因究竟是什么,我说一点不大得体的话,我觉得我们的调控有一点问题,习主席曾经讲到他引用的是北宋政治家欧阳修的一句话,善于弊者,必寻受弊之处,善救弊者必塞其起弊之源。那么我们经济下行的弊之源是什么呢,我认为起弊之源是长期执行凯恩斯的财政政策,加上比较积极的货币政策,大搞房地产,大搞基础设施、公共设施的建设,使得我们的GDP分配结构严重扭曲,GDP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最终消费,一部分是资本形成,全世界平均最终消费占65%,资本形成占35%,美国最终消费占70%,资本形成30%,我们现在实行积极财政,采用凯恩斯主义政策的1998年62.9%是最终消费,基本合理。降到2010年45.5%,比世界平均数低了19.5%。这种扭曲的分配结构内需当然不足,因为你大部分的财富形成GDP放在资本形成上,成了房子、成了高速公路、成了高速铁路、机场等等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好的很,大家都说好,我也说好,但是太多了,意味着搞这个对于整个经济就不好了,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就慢慢地不行了,尤其是消费不行了。我们就这个弊就必须把GDP分配结构的扭曲情况扭转过来,这才算是解决了起弊之源。所以说根本的一句话我们的经济之所以下行,内有三起,起弊之源,这是一个关键。我也希望我们各个方面要研究注意好这个问题,特别是宏观管理部门要注意这个问题。要给企业减税,要跟劳动者增加收入。企业负担轻,劳动者收入高,经济就会慢慢好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谈一谈对2020年的预判,我预计2020年困难依然比较大,可能着力点是在要做好三个稳、两个防、一个降。三个稳是金融政策要稳,外汇要稳,房地产的调控也要稳,都是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我们有三大攻坚战,第一大攻坚战就是要防止金融风险,明年这个问题我觉得绝对不可以轻视,要继续加大注意力,防止金融风险。所以一定要注意三稳的问题。两个防,我们的货币政策在降杠杆这个情况之下,肯定不可以太松,但现在看也不可以太紧。太紧的话实体经济困难会更大,但是在货币政策比较灵活的情况之下,要防止金融房地产化,这是第一防。过去金融放了多少钱出来,有的说是放水,2014年2015年前后放水,放了那么多钱,在座搞实体经济的企业家们得的实惠肯定不多,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的实惠更少,钱到哪里去了呢,房地产化。很多钱都带给了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也是把它拿去房地产化了,所以说金融是我们实体经济保障的东西。大家都有妈,没有妈不行,但养妈的奶水不能去喂房地产,要真正为我们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提供给养。

  第二个防,要防止房地产金融化,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的房价这么呼呼地涨真的是刚需拉起来的吗?谁有那个钱拼命买房子。我在十年前就说过,我这个收入不算太低,还买不起房子,那我的工资在北京买个厕所都买不上。为什么这么高,金融化,大家有钱的人一买多少套,为了把它炒高再抛出自己的房子,投机,我们绝对要防止这种情况,再要这么搞,金融危机防不住了。因为房地产的问题现在已经很突出了,一是泡沫大,厦门大学经济学家计算了房价收入比,正常的房价收入比是4-6,家庭平均收入4年到6年可以购一套自己的房子。我们现在最高的是34,跟香港遇到的情况差不多。要工作三十年四十年才可以买一套房子。最低的是我们湖南长沙市,还不错。我去调查现在是1万左右,在长沙工作想办法买一套房子还是可能的,所以说,一定要防止房地产金融化。房住不炒这个定位一定要坚持不能放松,有一些地方政府跃跃欲试,蠢蠢欲动,想把房子再炒一把,因为他财政困难,这是不行的。

  一降是降杠杆,杠杆一定要掌握力度。去年2018年力度掌握得不够好,结构也掌握得不太好,到2018年下半年大家都感到那个时候经济很困难,当然这里面一个原因还不光是降杠杆的问题,还有一个民退国进的问题,民营企业要退出的问题,这种论调是不可以的。习总书记去年11月份开了座谈会,明确了两个不动摇,发展支持扶植民营企业不动摇,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杠杆肯定要降,降杠杆肯定会出现一些问题,中央分析的僵尸企业都是国有企业,都是解主席管的。一部分肯定要让它死掉,你不可以去救,那些深度的僵尸企业,不死掉怎么行,浪费了我们的药材。我们可以预计明年金融形式不可以希望太多太好,我们只希望比较稳,只希望我们基本上还有奶吃就行。

  明年降是继续减降税,据我调查了解今年做得还可以,但力度还要继续加大,企业困难的确比较大,不减轻负担不行。降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除了降税之外,一定要改善营商环境,让我们的企业有一个好的生存空间,让市场调整生产要素。全国有3000多万企业,3000多万企业家脑袋加起来肯定比发改委所有的脑袋加起来强得多,所以要相信企业家,捕捉市场情况。同时我们的企业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

  刚才庄主席也讲了,我觉得10月份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来的要培育企业家精神,培育工匠精神,培育一批专精特兴的中小型企业,要做到专,要做得精,要有特点,要符合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潮流,兴就是李主席说的,这些都是内容之一,数字货币、区块链,现在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发展的方向。将来是数字经济方向。数字经济就是人工智能和升级版的计算机技术与3D打印,与实体经济紧密融合的经济,就必须在AI、3D打印、新材料、计算机新技术上下工夫。

  现在我们目前面临的是5G商用化,现在5G商用化我在武汉说过,条件还不成熟,主要是应用的环境还不行。真正的5G技术新的网络技术,有人概括成5G+ABCD,5G技术是速度快、延时慢的特点,一定要与应用终端环境结合起来,所以A就是AI,智能化、人工智能,B就是区块链,C就是云计算,D是大数据。我们的发展方向都要往这个方向发展,数字化不能保守,区块链和最近美国Facebook提出来的Libra都要高度关注。尽管Libra美国议会两次听政还是没有同意现在就搞,暂时不搞,欧洲有五个国家也要抵制,自己的合伙者有一个已经退出来了,我个人认为恐怕迟早要搞的,有三个基本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跟区块链结合,是一种很安全的数字货币。第二它是国际化的,这点很厉害,要换成Libra哪一个国家都可以用,我们也不需要受外汇5万元的限制了。第三Libra货币当中的一个功能是储藏价值,因为它是把它的价值盯在一揽子货币所代表的商品价值上,这一揽子货币系四种货币,美元、欧元、英镑、日元,这一揽子四种货币所代表的商品铆在这个上面,价值忽高忽低,所以说有储藏的价值。这样的货币只要有监管有信用,是阻挡不了。所以这些都需要我们很好的研究。总之明年情况不会比今年好多少,可能贸易会好一点,其他不会好多少。但是明年我希望它不出大问题,也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希望我们在座各位企业家,在明年比今年的日子好过。明年能够发一点财,祝大家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