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专访设为首页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2020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案例观察
时代工场: “数据+算法”技术浪潮下 开辟灵活办公新市场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20-08-05 14:25:19

  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下,商业模式不断推陈出新,近几年来,共享经济被企业经营者所推崇,让许多企业成就了商业佳话,也让许多企业成功的梦想化为泡影。共享经济,这个在新兴技术不断成熟下产生的商业模式,与众多领域紧密结合,其中也包括每个人都离不开的办公领域。但是共享办公领域,近年来却不温不火,甚至在人们的视野中渐行渐远。这与创业创新的背景下,办公需求增加以及办公多样化趋势是背道而驰的。到底是共享办公企业出了问题,还是共享办公模式根本就不成立?


时代工场No.1办公驿站

  发现需求点

  三年前的某一天,在北京丰台科技园区内,时代工场(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刘艳博士新换的办公室来了一位外地朋友。在与刘艳交流时,这位朋友表示想在北京设立办事处,而刘艳的新办公区恰巧有近一半的空间在短期内空出,二人一拍即合,刘艳的朋友便把办事处设在了这里。在此之后,又有几家公司入驻刘艳的办公区。“刚开始时没在意,后来我发现,其实这些公司入驻到我们的闲置办公区,一是因为成本非常低,更重要的是能够通过我在北京的关系网络延展更多的资源。”刘艳对《中国商界》杂志记者说。于是,刘艳开始思考能否打造一个像爱彼迎那样的闲置空间共享模式,让办公者个人或者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办公室像订酒店一样便捷,而且可以到其他公司的闲置区域办公,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办公。对此,刘艳专门询问了身边的一些朋友对于办公方面的需求,其中有初创公司,有个人创业者,也有知名企业负责人,发现都有多点办公的需求或初创阶段的成本压力痛点,特别是初创公司,最大的痛点不仅来自于办公租金的负担,更来自于缺少市场渠道和业务资源的压力。

  2019年7月,刘艳与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时代工场,她希望能够帮助有闲置空间的公司减轻房租等成本负担,同时还能给入驻的客户减负,并为其带来灵活消费的体验。其次,基于对这几年二房东模式下共享办公的行业痛点的深刻认识,刘艳特别想努力改变这一现状。

  时代工场创建伊始即带着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在线平台基因,而不属于线下办公空间的运营商,在共享办公方面与二房东模式的联合办公模式截然不同。

  “我们将时代工场定位为一家以大数据与算法为技术驱动的灵活办公、企业服务一站式电商平台,从闲置空间共享的供求双方小众垂直市场着手。”刘艳充满信心地表示,“未来将逐渐通过平台赋能,整合线上线下资源,覆盖整个商办市场以及企业服务的在线电商化交易。”

  在时代工场平台,灵活办公服务板块的需求端用户对象包括闲置空间共享办公、写字楼独立办公,甚至是居家办公等各类灵活多样的办公需求方,同时让企业从办公找地点开始,到发展过程中需要的企业服务,都能通过平台高效、简单、安全、精准地达成。供给端用户主要包括将闲置空间共享出来的企业,时代工场称之为办公驿站站主,还有部分联合办公与写字楼运营商。记者了解到,时代工场自成立到今年6月,已进入2个国家、25个城市、103个办公驿站,平台关注用户达3万余人,付费B端客户为150余位。付费客户中既包括入驻办公驿站的客户,也包括通过平台采购企业服务的客户。作为初创公司,时代工场的商业模式已初步经过了市场的考验,产品与技术随着公司发展与种子用户的反馈还在不断迭代。目前,时代工场一直保持着正营收,即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依然保持着业务增长。在刘艳看来,这主要得益于两方面:一是团队的扎实经营,二是时代工场自身轻资产的线上模式优势。


时代工场Uforse办公驿站

  做真正的共享办公

  在办公空间领域,通过推行共享办公模式,涌现出了一些知名的共享办公企业,然而近年来,所谓的共享办公却被越来越多的用户和市场所诟病。时代工场作为一家包括共享办公在内的灵活办公新兴平台公司,希望能够构建真正良性循环的共享办公模式。

  刘艳认为,共享经济本身是一部好经,只是这么多年被办公领域的部分企业给念歪了,甚至被戏称为“伪共享”。共享办公的本质本应是盘活闲置存量办公空间,而不是创造新的空置率。同时,不是所有的分租都能产生共享价值,而市场对低成本高效率的办公服务又是一直存在的。所以,只要办公资源的共享需求一直存在,共享办公就会不断适应和启发市场的需求。“办公资源的共享分配必须由大数据与算法支持下的社会化互联网平台来完成。”刘艳表示,目前市面上的共享办公二房东玩法,打造的是重资产投入的固定办公社区,这就好比是局域网,而时代工场做的则是广域网。共享经济的底层思维逻辑是破圈思维,而不是画地为牢的孤芳自赏。

  时代工场正在通过盘活闲置空间来帮助企业提升资产经营的意识、增加经营性收入。据了解,时代工场通过标准化的办公驿站发布与入驻平台相关的服务,切实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刘艳也表示,面对一个较新的创新理念,培育市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时代工场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商业模式验证,将来会有更多的企业用户通过这种多赢的方式提升资产经营能力,良性的经营模式让使用空间的企业、大楼业主、入驻客户三方都提升了持续发展的能力。

  其实,时代工场更关注的是如何通过真共享来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为企业提供最实在的办公服务。企业对办公空间的需求本质上源于对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需求,毕竟没有公司是为了单纯花成本而消费办公空间的。将空间共享作为线下流量端口,构建智能企业社交,特别是时代工场的灵活办公服务体系,可以实现更精准的合作对接。办公找地方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找房过程,更是给企业的发展赋能的过程。

  “让全球空间通过时代工场的平台增加使用的流动性,而不是让客户困在各个传统办公品牌的局域网里面。时代工场正在通过精准方式将为企业服务的努力变得更加高效,或许这才是共享办公应有的本来面目。”刘艳说。


时代工场花开故事办公驿站

  打造企业服务一站式 在线交易闭环

  简单、便捷、智能一直是时代工场遵循的服务理念。最初,时代工场为客户提供的平台服务仅仅只有办公空间的闲置共享与入驻,但是很多客户在入驻办公之后遇到各种困难,首先想到能否借助时代工场的力量加以解决。这种平台黏性不仅体现出了一种信任,更多的是因为这是有待解决的需求痛点问题。所以,时代工场构建了从办公找地点到企业服务一站式在线交易闭环。

  据刘艳介绍,从空间共享到签约入驻以及全生命周期的企业服务都可以通过时代工场的技术终端(网站、小程序、App)全程在线完成。“要让客户找办公室变得像买一杯奶茶那么简单,而且还要精准高效。”这是刘艳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时代工场强调精准共享,基于大数据与算法的精准共享与企业服务资源的匹配,这会让用户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同时还能提高业务合作效率。在下个阶段,时代工场将致力于通过更丰富的数据化解决方案来帮助用户在第一时间得到最适合自己的服务。

  刘艳认为,客户选择时代工场平台,本质上不是来找办公房源的,而是来找服务的。在时代工场,每一个入驻客户首先是消费者而不是被动的租客,理应得到更专业更舒心的服务。在办公空间的交易过程中,时代工场并不直接提供线下物业服务,而是聚焦在如何为有需求的客户找到更适合公司自身发展的办公空间,同时为共享闲置空间的企业办公驿站提供经营指导,并帮助写字楼运营商导流更多精准客户。

  与传统的办公租房互联网平台不同的是,时代工场以人工智能NLP建立灵活办公与企业服务的深度知识图谱,通过2C方式直接获取办公者的需求要点,通过2B方式助力空间与客户之间、企业用户之间快速完成企业服务撮合交易。这样客户从线上需求线索到转化为线下办公付费的平均时间小于5天,而传统的办公租赁决策周期至少需要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时间。


时代工场豢龙办公驿站

  拨云见日 共享办公的价值春天才刚刚开始

  共享办公模式被市场验证了几年后,很多人对共享办公模式能否继续被市场所接受持怀疑态度。而刘艳则认为,本质上不是共享经济以及共享办公自身出了问题,而是做共享办公的企业出了问题,现有的二房东分租运营商模式还将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共享办公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商业生态组群,而谁会是这个生态链的顶端呢?显然不是运营线下空间的二房东们,而应是基于智能算法与数据服务的市场化共享平台。“必须要强调的一点是,虽然共享办公模式带来了很多办公新鲜感,但是作为企业经营者而言,我始终认为,企业发展可以讲概念,但是不能玩弄概念。”刘艳说,未来共享办公将成为灵活办公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迎来真正的细分市场时代。

  人们的办公行为将会更加随性,随时可以找个靠谱的地方办公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另一方面,办公时还能一步到位链接业务合作,这种发展的调性与任性在传统的办公租赁时代是绝无生存空间的,披着共享办公外衣的二房东们也是没办法满足这种需要的。

  时代工场拥有极强的规模效应,未来只要一个核心团队再加上少数的地区服务团队就可以赋能服务遍布全球超过上百个国家、上万个城市的数百万个办公驿站。从空间管理的投入产出比角度来看,会超过大多数的商办开发与运营商。所以说,时代工场这种平台式运作方式是真正的轻资产运作,并不拥有任何一间实体办公室。

  在盈利上,作为一家初创企业,最基本的使命就是“活下去”,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活着”成为很多初创公司最难迈的一道门槛,对于时代工场而言同样要迈过这个坎儿,好在时代工场一直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对于创业公司而言,现金流是腰杆子,有基本的营收非常关键,而能否持续增长和未来持续盈利,则直接决定着你能走多远。”目前,时代工场的营收组成主要有办公空间入驻成交服务费、平台增值服务、企业服务撮合交易等。刘艳表示,时代工场未来的盈利模式还将聚焦在基于大数据与算法的精准智能获客等平台数据服务,商业办公数字资产管理等深度企业服务方面。

  “市场正在发生悄然变化,时代工场在此时破茧而出,正在带来许多有意义的改变。真正的共享办公变革才刚刚开始,时代工场将一直努力有所作为。”刘艳对未来充满信心。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0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15018 83115023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