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专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2018(第十四届)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案例观察
透视盖德模式下民营齿科发展路径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8-09-25 10:22:27

  2012 年,一家北欧风格的牙科诊所在北京东四环的丽都商圈开业。这家被它的创始人定义为“世界同步,比肩国际”的牙科诊所从开业伊始就显示出了自己的特别和出色。其以专业至上的诊疗服务理念、现代化牙科设备及尖端技术、世界顶级牙科培训平台致力于提高患者的生活品质,赢得了患者与同行的无数赞誉,而创始人黄懽也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中国牙科医学领域新纪元的奠基者之一。

 

1.JPG

 

  盖德口腔国际医疗中心采用合伙人模式,奉行“专业至上”的准则,由一群拥有相同信念的医生创立,团队成员中的黄懽、种植专家张鹏、正畸专家朱耿辉等骨干来自于哈佛、UCLA、北大口腔医学院等知名院校,均拥有多年高端齿科诊所工作经验,同时还特邀了 Sashca Jovanovic 、Edward A.McLaren 等五名国际顶尖牙科权威专家担任顾问。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表明,当生理需求被基本满足后,人们的需求便开始向上层安全需求递进,更多地去追求健康安全和品质生活的保障。伴随着国家“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中产崛起、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把“口腔健康”视为现代人生活品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口腔健康、笑得更自信,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着“健康中国”“美好生活”的含义。

 

  与一些连锁品牌相比,小而美是盖德创立伊始就追求的定位。六年过去,北京盖德口腔国际医疗中心仍然只有阳光上东和巴沟万柳两家分店,用黄懽的一句话或许能够表述盖德的规划:“我们不需要做大、做全,但一定要做精、做优。”

 

  【案例背景】

 

  据最新的一项口腔健康调查显示,有 22% 的人表示从未接受过口腔检查,23.5% 的人认为“觉得有需要才做”。而在“有需要”的时候,往往就是牙病发作的时候。在中国,口腔疾病的患病率超过了 90%,而就诊率却不足 10%,充填率只有6%—7%。

 

  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美国人每年至少进行两次口腔检查,加拿大成年人口腔疾病治疗率在 74% 以上。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口腔医疗领域高发病率低就诊率现象突出,每万人口仅有不到 1 个口腔医生,比例约为 1:12000;而美国、西欧的口腔医生与人口的比例分别为1:625、1:1500,远低于国际公认的 1:2000 的比例。我国每万人对应的口腔医师数量与发达地区有着很大差距,仅是发达国家的 15%—20% 的水平。

 

  来自天猫后台 7 月份的数据统计显示,在过去 18 个月中,口腔护理产品销售额平均增幅为 209.9%,但从人均牙医配备、齿科就诊率和种植牙渗透率的角度看,中国牙科市场的发展要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约 10 年前,民营口腔医疗逐渐在市场中兴起,未来我国口腔护理市场规模将超过 5000 亿元。

 

  【案例描述】

 

  打造服务模式小而美的高端口腔诊所

 

  盖德口腔的面积并不大,上下二层约 1000 平方米,但是当人们步入到诊所内时,都会被这里简洁、舒适、安静的氛围所吸引。与传统口腔医院的嘈杂、繁忙迥然不同,看牙带来的恐惧感瞬间减少了许多。

 

  齿科更加体现精密化治疗,主要依靠高精尖的诊疗设备。在盖德,90% 以上的设备都是进口的,X 光机、牙科 CT、数码打印机、无痛麻醉仪等设备基本上都是从美国、德国、日本、欧洲进口的,是国际最前沿的牙科诊疗仪器:Arctica CAD/CAM 系统德国数字化精密车床,实现了义齿现代化加工、椅旁修复体制作,可最大程度地保证质量;丹麦 3Shape 口内扫描仪可以实时获取数字化印模,将口腔修复数字化诊疗推向更高的水准。

 

2.jpg

盖德医师团队

 

  在盖德,实现了一个人从面型、到骨骼到牙齿都进行三维数字化重建,第一次就诊的病人,盖德会把病人所有的资料都采集好,并建立一个数据库,为以后的治疗提供基础性资料。

 

  作为盖德口腔创始人、首席专家,黄懽还是世界牙科培训中心WDTC 创始人、gIDE 国际种植牙大师课程中国区主任。据他介绍,盖德具备数字化影像、诊断及分析技术,已经实现了数字化牙科,这是目前国际高精尖的技术。“遵从国际化的先进诊疗水平,必须要走得靠前。”黄懽说,盖德定位是一个国际齿科,始终都同国际水平保持在一个频道上,时时保持着设备和技术的更新。

 

  与大部分口腔诊疗机构相同的是,盖德诊疗的服务范围也基本上涵盖了口腔种植、美学修复、牙齿美白、牙体、牙髓和牙周疾病诊疗、牙齿正畸、口腔保健及预防、儿童齿科等,但更注重细致入微的诊疗标准、多样化的治疗解决方案。以人为本,注重医疗体验,精研技术,具备了 All-On-4 种植、DSD 数码微笑设计、隐适美隐形矫正等前端治疗技术,为患者提供舒适无痛、安全私密的就医服务,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显现出了创办人的医者情怀。

 

  记者了解到,盖德在推行无痛、舒适化治疗时,光洗牙就有三种设备,不光有德国进口的普通洁牙设备,还有针对不同敏感人群的汽动洗牙机以及无痛麻醉下的无痛洁牙,可最大限度地降低刺激性,满足个性化的需求。

 

  在盖德,人性化的服务首先包括家庭医生式的服务,初诊病人的时间保证在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即便是洗牙的病人也不例外。“因为我们除了洗牙或看牙病外,更重要的是仔细地去同病人沟通,了解其家庭状况和生活习惯,从而做好牙齿预防保健的教育。”

 

  国外的研究结果表明,常见的牙周病会产生出很多毒素,而牙周病里产生的多种毒素都在肿瘤细胞里被发现了,牙周病已经成为肿瘤、肾病、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的致病因素之一,而预防牙周病最好的方法就是日常的保健预防。多年来,盖德始终不间断地开展“教会一百万人刷牙”的公益活动,线上线下互动普及口腔保健知识。他们还走进各家公司、各大院校,不遗余力地开展口腔保健知识的宣讲普及,提高公众的口腔保健意识。数年来,在盖德口腔恢复了无数完美的笑容,越来越多的人正确认识到了保护牙齿的重要性,养成了护牙的好习惯。

 

  开展国际培训   赋能民营口腔事业

 

  与大多数民营口腔机构不同的是,盖德口腔多年来致力于培训事业,世界牙科培训中心(WorldDental Training Center)已经成为中国知名牙科教育平台,在业内享有盛誉。

 

3.jpg

公益口腔科普讲座走进三峡国际 + 长江电力

 

  从医以来,黄懽始终将专业水平视作根本,他不光想让自己站在专业的顶峰,还想让中国的牙科水准与国际接轨,让中国的医生走向世界。于是,从 2008 年开始,还在北大口腔医院工作的黄懽就开始参与世界尖端牙科技术在国内的培训推广,邀请全球最顶尖的牙科医生来中国授课,全程同声传译,让中国医生与国际最先进的技术亲密接触。第一期课程由世界著名的种植专家萨沙医生开课,讲授种植牙课程,十万元的学费首开先河,第一期只有 13 名医生参加。

 

  黄懽说:“经过我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完成了第一期的课程培训,之后每年的学员越来越多。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牙科医生自己执业,非常需要学习到最新的技术,所以我们这里提供了这样一个学习的平台。”

 

  世界牙科培训中心的师资团队汇集各国知名牙医,是具有一流水准的牙科毕业后继续教育平台,重在实用性的理论结合操作培训课程。据了解,盖德专门特邀了五名在世界牙科领域权威作为顾问,开设了十几个国际一流的牙科课程培训。到 2017 年,盖德的培训课程已经期期爆满,为中国的牙科医学事业培养了 300 多名优秀医生,很多已经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齿科专家。

 

  “实际上,我们十年的国际化牙科培训是伴随中国经济的发展一路走过来的,也是跟着中国的民营口腔一道成长过来的。目前民营牙科的水平无论是从技术上、环境上、服务上都开始超越公立医院。通过国际化培训,学员们打开了眼界,接触到了世界上尖端医疗的齿科是什么样的、高水平的技术是什么样的,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飞速的提升。”黄懽表示。

 

  有数据显示,中国 20 万名医生里面近 10 万是本科以下学历,中国口腔医生的学历在全球几乎是最低的,达不到国际的平均水平。黄懽说,国际上通行的规则是医生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仅靠大学的学历教育显然不够。培训中心开设的是高级课程,针对的都是资深的医生,在其已经是一名合格医生的基础上来参加培训,从而使其获得更高水平的提升,达到国际的水准,这是他们培训的定位和初心。

 

  在培训的道路上黄懽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创办的培训中心不断向全国输送最顶尖的技术和最优秀的医生,它的意义已经超过了一家单纯的牙科诊所,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国内一流的精英医生培养机构。因此,盖德口腔也被业内称之为牙科的“黄埔军校”。今后,黄懽的愿望是把中国的医生推向世界,让中国的专家去国际上讲课。

 

  【案例分析】

 

  国内与国际的差距表现在哪里

 

  在我国,公立口腔医疗服务长期以来都是医院口腔科服务的主要模式。国内公立综合医院和专业口腔医院有 18300 家,但挂号难、排队就诊、哪儿疼看哪儿的现状让很多人降低了就医体验。有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平均一年会见两次牙医,平均每1500人就有一名牙医,而在中国,平均每 12000 人中只有一名牙医,达到 8 倍之差。如果按照每 4000 人拥有一个口腔医生计算,我国 13 亿人口应有 32.5 万名口腔医生。但截至2016 年底,我国口腔执业包括助理医师在内仅为 3.1 万人,医师资源相对十分匮乏。

 

4.JPG

gIDE 十周年黄懽(中)与国际牙科专家合影

 

  一项最新统计表明,越是发达的地方,人们对牙齿健康的重视程度就越高。今年上半年,上海 GDP 位居全国第一。调查显示,资深细节控的上海新贵们主要把钱花在了“门面功夫”上,并呈逐年递增趋势,电动牙刷、牙齿美白仪、冲牙器成为了消费新宠。

 

  曾经在公立医院工作过的黄懽对公立医院的就诊模式有着切身感受,他说:“我们大部分看的是牙,而且只能看一颗牙,只能做到治标,因为病人很多,早上 6 点就有挂号排着队来的,但医疗资源紧张,根本无法顾及到口腔的保健知识普及。”

 

  据黄懽介绍,美国大多为家庭式医生的牙科诊疗模式,医生对自己区域内的 1500 个病人非常了解,可以随时掌握和更新病人的档案,基本上都是终身制,建立了信任稳定的医患关系。他认为,看病首先应该是健康管理,就是要发掘疾病背后的因为生活习惯造成疾病的原因,包括很多慢性疾病都适用于这种理念。为什么发达国家推行家庭式医生的理念,就是因为看病先了解人,了解疾病背后的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疾病。但目前国内公立医院很难做到这种家庭式的诊疗模式,而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将来中国也会走这条路。民营机构的兴起不仅缓解了紧张的医疗资源,还将大大推进精细化医疗。“牙医首先看到的是人,而不是牙。”

 

  8 月 30 日,在上海 CDS 口腔展期间,黄懽同上海现代齿科集团董事院长单伟文、欢乐口腔董事长马春敏等口腔行业大咖一道应邀参加了CDS卡瓦大讲堂。他再次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们中国已经同欧洲模式基本上相似,除了公立医院外,民营口腔主要以大连锁、合伙制和个体医生诊所这三种成熟模式为主,并且会长期共存。

 

  尽管我国民营口腔医院和口腔诊所已经超过 8 万家,年复合增长率达 30%,但整体数量仍然只是美国的1/4。黄懽认为,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民营口腔办医,要让民营医疗占到整个医疗的 30%,但从目前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私立口腔医疗迎来利好空间

 

  早在 2000 年,工作了两年后的黄懽就申请加入北京医院与丹麦皇家医学院的交流项目,远赴北欧深造。在丹麦学习的五年间,黄懽亲历足了世界上最顶尖的技术、设备和经营。更重要的是,欧洲自由思辨的学术氛围让他养成了自由独立的思维方式。

 

5.jpg

黄懽获得哈佛大学牙科学院种植培训证书

 

  他介绍说,在我国,以公立医院为主的医疗体制已形成多年,目前综合性医院的口腔科以及公立口腔医院仍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但受体制约束,缺乏足够的激励机制和市场敏感性。同时综合性医院的口腔科作为小科室易被边缘化,资金投入和重视程度不够,未来难有较好的发展前景。

 

  黄懽举例说,比方做一个牙髓炎的根管治疗,在公立医院可能需要到诊三四次才能完成治疗,每次治疗半小时,封药后下次再来。而在盖德患者可以当天完成根管治疗,看诊的时间加长,最重要的是降低了患者的就诊次数,这样患者总共的治疗时间实际是减少的。

 

  口腔医疗兼容了健康和美丽的概念,具有很好的市场概念和运作空间,正在迎来消费升级,需求已经从洗牙、拔牙、补牙升级到美白、正畸、种植等整个口腔治疗保健领域,将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近年来国家出台的各种政策都在鼓励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2017 年2 月 21 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了第 12 号文件,删除了原细则中对在职医生多点执业和自主创业的限制条例;5 月,《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进一步明晰了目标,要求到 2020 年,社会力量办医能力明显增强,医疗技术、服务品质、品牌美誉度显著提高,行业发展环境全面优化,打造一大批有较强服务竞争力的社会办医疗机构。

 

  在市场需要和政策利好的双重作用下,随着社会化办医的推进,受患者就近就医观念、诊疗地域空间限制等影响,加之连锁经营模式和合伙人制具有较高的专业性和规范性,近年来我国中高端口腔机构发展迅速。自 2010 年后,口腔医疗连锁得到了资本的热捧。据不完全统计,从 2014年至 2017 年 9 月,口腔医疗行业共发生千万元及以上的融资 15 起,其中 2017 年共有 5 起,且融资金额均在 5000 万元及以上。在资本的推动下,大型连锁品牌纷纷布局二三线城市,抢夺市场和人才。

 

  黄懽表示,与其他医疗项目相比,口腔医疗项目操作相对简单、风险事故率较低,对跨专业团队和大型设备的要求也不高,拥有就近的消费群体,适宜商业化发展。未来的趋势肯定是私立口腔机构越来越多,会更加注重病人舒适度和人性化服务。在公立医院中年轻一些的、有追求的医生,走出来执业的比例也会越来越高,这个是没有悬念的。

 

  目前来看,口腔医疗行业存在着资本盲目扩张的问题,各大资本都在跑马圈地,也有些风投盲目抢市场,但黄懽并不赞成资本跟风进入大连锁的医疗机构。他认为,大型民营口腔连锁机构都有投资人,很多也需要上市,更关心的是投入产出比,但医疗的投入包括设备一般都很高,产出是长期而不是短期的,必须要以社会效益为第一位。如果完全追求利益、追求投入产出比是不适合投入医疗行业的,一定是会做偏的。(文 / 周也)

 

6.jpg

团建

关于《中国商界》杂志 | 关于中国商界网| 版权声明| 招贤纳士| 订阅杂志| 广告刊例| 网站导航| 商界团队| 联系我们| 工作人员查询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15018 83115023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