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专访设为首页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专栏作家
刘艳——在与新冠疫情作战时需注意防止“经济疫情”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20-03-10 10:10:51

刘艳2016.jpg

刘 艳    青年学者,知名财经评论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

   疾病一直以来都是人类健康和社会发展进步的大敌,尤其是突发大规模疫情,不仅会对人员造成重大伤亡,还会对正常的社会生产生活造成巨大影响。在狭义的理解层面,在衡量大规模疫情的危害程度时,大多采用感染人数、致残人数、死亡人数等参考数值进行描述,但这些参数不足以全面系统评估大规模疫情对整个社会所造成的破坏。突发大规模疫情不仅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而且还会给经济带来巨大冲击。实际上,突发大规模疫情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往往更大,甚至比金融危机和自然灾害更加全面地影响到国家、地区和人民生活水平等各个经济层面。

  除了今年年初暴发的新冠病毒疫情之外,最近十几年里教训最深刻的例子莫过于2002年年底突然发生于我国广东省的SARS疫情,当时迅速向我国内地的26个省(市、自治区)以及世界上的19个国家和地区蔓延。虽然疫情只持续了数月,且全球死亡人数远低于同期死于肺结核、疟疾、麻疹等流行性疾病的人数,但其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却是巨大的,全球经济损失总计超过了500亿美元。

  灾后持续出现的间接社会经济损失更值得关注

  相比于疫情对交通、旅游、零售等行业的严重影响,医疗和死亡等直接经济损失还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大部分损失源于人群对疾病的恐惧和政府严格的控制措施对经济活动的影响,例如一些国际会议活动、体育赛事等被迫停止,国内的一些交往也几乎中断,给国民经济发展、社会的安定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间接经济影响指因疫情所导致的人群行为改变所造成的经济影响。例如,因病或因恐惧被传染,以及学校停课、陪护患者而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还有因生活消费习惯改变等引起的额外支出或收入减少。这些类型的经济影响往往比直接经济损失更大。

  今年的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影响将会出现在第三产业,全年影响幅度估计在一个百分点左右。从逻辑上讲,新冠疫情给旅游、餐饮、旅店等服务消费带来的负面影响将更为直接和明显。疫情暴发的高峰期正逢传统的春节假日消费黄金周,但为了应对疫情所采取的举措远比非典时期严厉。从受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服务业看,酒店、餐饮、交运等以中低端劳动力人口居多。而我国制造业中的出口行业,也有不少属于劳动密集型,如疫情所导致的服装鞋帽、玩具等出口增速下行,也会影响这些行业劳动力的就业。

  控制住疫情、让经济恢复正常运转是较为经济的手段,这与疫情期间隔断病毒传播路径的医学防控举措是一致的。尽管采取的疫情重点发生地区的公交设施停运、旅游景点和娱乐场所关闭以及取消各类集体性活动等防控方式对经济会暂时带来负面影响,但长痛不如短痛。

  不能让疫情变成

  压倒中小企业最后一根稻草

  在灾难面前,我们凭借科学方法和意志品质可以取得胜利,但是也可能有一批企业因为现金储备不足而受到不利影响。中小企业在经济收入收缩的前提下,高额租金和人工成本可能会成为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新冠疫情中有许多大型房企及购物中心站了出来,免除商家房租,与商家“共度时艰”。但是对于广大中小企业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中小企业承担着社会上80%的就业任务,可以说,在中小企业身后站着的是千千万万的家庭,政府部门应该积极帮助企业家们撑过这个阶段。例如,可以给予延长假期导致无法开工的中小企业人员成本开支一定的补贴,哪怕是减少社保公积金也是给中小企业雪中送炭。银行也可以考虑出台相应的政策,给予免息和低息贷款,帮助资金紧张的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对于遭受疫情重创的一些行业,尽快推出相关政策优惠和扶持措施,不要让中小企业老板独立承受这巨大的压力。

  关注疫情危机下的新产业崛起

  疫情会对消费行为造成重大影响,继而进一步改变商业模式和行业发展趋势。大规模疫情暴发时最直接地拉动了卫生制药行业的需求。在2009年H1N1流感流行期间,中国7个月内累计签发15154万人份H1N1流感疫苗,美国政府3个半月内向各个州发送892万人份H1N1流感疫苗,此外还有大量的抗病毒药物和护具需求,各种抗流感药品、口罩等常常供不应求,短时间内强劲拉动了卫生医药的需求。

  归纳起来,线下转线上是每次疫情过后都会兴起的传统行业运行模式转型,即所谓的“线上行为替代”,并且这个过程会不断加速。甚至是原来最为坚挺的电影院线也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冲击。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囧妈》退出春节电影档,并和字节跳动签约进行线上免费投放。它意味着整个线上娱乐对线下娱乐的进一步替代将加速,很可能《囧妈》会导致线下院线创新的启动,最后院线可能只剩下基础的社交功能,而未来大型电影的首发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在线上展开。

  再比如视频会议领域。过去我国主要做终端应用,买单者大多是政府与行政事业单位,但是疫情可能会全面加速企业的视频会议发展脚步。在疫情的环境下,视频会议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式,更有效率、更加安全。这次疫情很可能会加速这个行业未来十年的成长。在线办公以及多人协作任务管理工具、线上业务流程管理、在线教育等等领域,这些行业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原本线下行为转移到线上的步伐。可能最开始是因为躲避疫情,而一旦发展成熟后,可能发现这是一个更有效率的工作方式。就好像当年的电商崛起一样,一开始只是因为“非典”肆虐而无法购物,但时间一长却发现,这确实是一个更有效率、更加便捷的行为模式,才逐渐掀起万亿级的电子商务产业的20年黄金发展浪潮。更何况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黑科技的加持下,“线上替代线下”的意义会变得更加深远。长期来看,它甚至会影响到未来中国产业互联网和诸多传统产业升级的发展进程。

  总之,在突发大规模疫情后,政府应从增加投入、刺激需求、减免主要受影响行业的税收等方面采取积极措施,维护经济的正常运行,将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和分工的细化使各个国家和地区在突发大规模疫情时很难独善其身。控制疫情蔓延是重中之重,但也不能忽视疫情对宏观经济的冲击和影响,以免疫情过后出现新的困局。(文/刘艳)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0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15018 83115023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