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专栏作家
周宏春——打造数字经济新引擎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9-11-07 10:32:18

周宏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室主任.jpg

周宏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副巡视员,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从事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等领域的产业和政策研究

  当今世界,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等新理念层出不穷,数字经济尤其吸引眼球。事实上,信息、数据运用由来已久:“有朋自远方来”乐在信息交流,绳结记时、沙漏计时属于数字运用范畴。而今,随着ICT的发展,数据成为战略性资源,信息产业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对各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生活带来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数字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数字经济,通过大数据(数字的知识与信息)识别-选择-过滤-存储-使用,实现了资源优化配置;运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人们处理数据的数量、质量和速度能力不断提高,促进经济由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知识经济和智慧经济升级。

  数字经济可以改变经济模式,提升用户体验。数字经济的发展为人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带来极大便利,提升了企业生产、运营、制造、销售效率,拉升了产业链竞争力,推动了生产力发展。

  大数据是基础,信息化是平台。信息化包括信息技术产业化、传统产业信息化、基础设施信息化、生产生活方式信息化,信息生产和应用是关键。信息生产要求发展信息技术及其产业,既涉及微电子、通信器材和设施、计算机软硬件、网络设备制造,又涉及信息和数据采集、处理、存储等领域。信息技术还可用于改造提升农业、工业、服务业。

  大数据,是“21世纪的石油和钻石”。20世纪90年代后期,世界经济年均增长率为3%左右,信息技术及相关产业是经济增长速度的2-3倍。美国抓住数字革命机遇,创造了较长时间的经济繁荣。欧洲、日本等国紧随其后,信息技术与创新成为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中国”、分享经济活力四射,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发展迅猛,数字经济呈现出规模大、增速快、动力强、结构优等特征。

  来自工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超过31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促进了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数字经济的特性

  极高的渗透性。随着信息、通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信息服务业迅速向一二产业渗透,三大产业之间的界限模糊了,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态势迅速形成。

  降低了交易成本。数字经济打通了生产者与消费者的联系。随着网络的发展,经济组织呈现出扁平化态势,生产者与消费者可以在网络上进行直接沟通,提高了效率。

  具有边际效益递增性。数字经济与知识经济雷同;知识不会因一个人的使用而贬值,但它却有着边际效益递增的特点,表现在数字经济上是积累的、增值的,且边际交易成本递减趋零。

  有利于可持续发展。数字经济可有效杜绝传统产业对自然资源、能源的过度消耗,以及对环境的污染、生态的破坏,有利于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

  数字经济受三大定律支配。一是梅特卡夫法则:数字经济价值是网络节点数的平方,表现为联网的电脑越多,每台电脑获得的价值越大。二是摩尔定律:计算机芯片处理能力18个月即翻一番、价格减半。互联网突破了空间界限,地球村成为“现实”;突破了时间的束缚,信息传输、经济往来在瞬间即可完成。三是达维多定律:进入市场的第一代产品自动获得50%的市场份额,企业必须第一个淘汰自己的产品,出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赢家通吃”局面,符合“马太效应”。

  数字经济发展将出现以下趋势:

  趋势之一:速度成为竞争制胜关键。数字经济是一种速度经济。随着消费者需求和竞争对手的变化,产品与服务的更新周期越来越短。这就要求企业以最快的速度应对、制定实施新的战略,并加以动态调整。迅速应对和动态调整要求企业建设“数字神经”平台。

  趋势之二:跨界合作成为必然。企业必须通过资源整合来发挥核心优势。规模经济的要求、新产品研发的投入风险,迫使企业寻求更多的合作方式以分担成本、共享效益。互联网技术极大降低了沟通成本,既可发挥大企业的优势,又兼具小企业的灵活性,从而形成合作共赢的局面。

  趋势三:在信息技术冲击下,行业断层、价值链重构、供应链管理导致各行各业重新洗牌、游戏规则改变。随着中间环节的消失,企业必须做出抉择:进入价值链上下游或主动利用数字化应对价值链重构、或增加客户黏性、或重组优化供应商。

  趋势四:大规模量身定制成为可能。在传统经济中,商品、服务的多样性与规模化是一对矛盾。大众商品“一个模子”,而定制商品只供少数人享用,而数字技术则可以改变这一格局。企业以极低的成本收集、分析客户需求,通过灵活、柔性生产定制。韩都衣舍就是典型案例。

  打造数字经济新引擎

  对于后发国家而言,数字经济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可以利用后发优势,缩小与先发国家的数字鸿沟、提高生产力水平和综合竞争力。与工业化相比,信息化更易追赶,设施投资需求更小、学习成本更低,并可获得知识的共享性和技术的外溢性。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虽取得了较大成就,但也面临着一些挑战。一是企业数字化水平较低,网络化、智能化基础薄弱,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二是缺乏数字产品和数字化综合性解决方案。信息技术和基础设施滞后意味着发展空间广阔。一旦出现突破,将带来技术、经济和产业格局的重大改观,甚至萌发新的产业革命。

  加快数据保护立法,研究收集什么数据、如何收集数据、谁利用数据、做什么用途等大数据使用规则,明确采集权、分析权、储存权、使用权;在数据与实体经济融合中,明确所有权、使用权、管理权、分配权、消费权;在数字经济活动中,要评估数据资产价值,确定征税、股权配置、收益分配等问题。

  未来,我们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大技术创新和产业化力度,发挥人才优势,加快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打造新引擎。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