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专栏作家
龙煦霏 ——新主旋律电影现象级之路的可持续发展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9-11-07 10:29:37

1.jpg

龙煦霏   《中国商界》宏观经济部主任、财经双语主持人、博士

  截止到10月7日的一项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档电影总票房突破了50亿元,观影人次突破1.16亿,远超2018年国庆档票房的19亿元。《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和《攀登者》三部国庆献礼片票房分别达到22.17亿元、19.72亿元和8.2亿元。从各平台的网友观影评价来看,《我和我的祖国》与《中国机长》的观众满意度较高,评分均在8.0以上,被称为现象级新主旋律影片。“恰逢其时、恰乘其势”,新时代需要主旋律电影符合时代精神与大众审美要求,因此新主旋律电影作品不会止步于目前的成绩,但能否持续“过大年”还要取决于出品方能否持续深入探索创新。

  现象级新主旋律电影持续产生

  归于第七类艺术的电影生产,由于对现代技术进步的依存度很高而被定义为艺术性与商业性的融合体。在我国,为了突出社会主义时期电影作为重要文化载体的影响作用,国家层面针对电影产业提出了“弘扬主旋律、坚持多样化”的创作要求。因此,主旋律电影应该反映某一特定阶段的主流意识形态,基于某重大历史事件或现实生活事例,以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形态呈现出真善美的特质。进入新世纪以来,电影的产业化改革使原本处于低谷徘徊的主旋律电影得到了创新发展,在求新、求变中不断突破,涌现出一批现象级作品。表现亮眼的电影作品包括:2009年票房冠军《建国大业》(4.15亿元),2015年票房黑马《战狼》(5.46亿元),2017年以惊人数字登顶票房榜首的《战狼2》(56.83亿元),2018年的票房亚军《红海行动》(36.49亿元),以及截至10月17日累计票房达到26.8亿元的《我和我的祖国》与25.44亿元的《中国机长》。这些现象级新主旋律电影从聚焦战争题材、再现历史人物的传奇故事,发展到将视线落在”小人物”身上,叙事结构变得更温情,顺应了新时代观众的心理期待。

  新主旋律电影

  达到现象级的成因

  新主旋律电影能够达到现象级程度主要基于以下因素:

  第一,叙事平民化。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应以人民为中心,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五年前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上强调的创作方针。新时代下的文艺创作聚焦普通人的感受,无论是艺术片、商业片,还是主旋律影片,都在努力表达小人物与大梦想,让梦想点亮普通人的生活。新主旋律电影不再是单调乏味的说教和“席勒式”表达的窠臼,平民也能“话糙理不糙”地表达,这种“大俗即大雅”使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实现了动态平衡,使堂前燕也能驻足百姓家了。

  第二,契合时代精神。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成为全球共识,中国电影作为文化使者承担着“走出去”的责任。这些现象级新主旋律电影在商业化运作的同时,不忘初心,坚持弘扬核心价值观,表现主流意识形态。《我和我的祖国》与《中国机长》的上映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新中国走过了七十载风雨历程,进入新时代的中国经济正向高质量发展持续发力,民族文化元素得以彰显,百姓们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在世界舞台上中国的大国地位更加凸显,大国民心态日益形成。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大环境下,这两部影片填满了民众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自豪感,承载了民众对祖国生日的祝福和深情厚意。

  第三,人物更丰满。适当迎合后现代主义的解构特点,主人公从刀枪不入、无可挑剔的“高大全”,变身为有烟火气甚至有缺陷的血肉之躯。以《我和我的祖国》为例,从观众对于七个故事的打分不难发现,在为祖国献礼的“命题作文”中,“夺冠”“前夜”“北京你好”满意度较高,细腻新颖的视角体现了新主旋律电影对于普通人的观照。

  新主旋律电影

  现象级的可持续性

  新主旋律电影现象级的可持续发展依然会面临不小挑战。很显然,这个十一黄金档上映的影片都是同一类型,因此新主旋律电影现象级能否再创新佳绩,这需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首先,选题要“逢时”。时与势是文艺创作和主旋律文化传播的基石。标志性的庆典或事件更容易点燃“票房与口碑”,如作为献礼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建国大业》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我和我的祖国》。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爱国,观众渴望看国家形象、爱国英雄,爱国强国情结成就了《战狼2》和《红海行动》。

  其次,坚持“内容为王”。主旋律电影因为选题宏大、突出政治主流意识形态,所以使影片自带浓烈的形式主义色彩。这种裹着形式主义披风的内容如果表达再公式化,那么此类主旋律影片就只能是文本意义上的产物,如此送达出的内容只是在强传国家意识形态。在最具竞争力的好莱坞商业大片、具有民族特点的宝莱坞电影缺席的情况下,此次新主旋律电影的成功究竟是里程碑还是昙花一现?为此,我们需要谨慎乐观,只有坚持以“内容为王”,研习打磨新主旋律电影内核,修炼好内功,才有可能再创佳绩、再创辉煌。

  再次,票房收入分配“适度公开”。近年来,以民营资本为主要投资来源的主旋律电影展现了独特的市场魅力,但也存在以“零片酬导和演”宣发的噱头。《建国大业》全明星零片酬出演,按当时的市场价格能达到 3.5亿元。《我和我的祖国》在前期宣传发行中,管虎、宁浩、徐峥、葛优等主要创作人员都表示为祖国母亲献礼零片酬出演和创作,这对票房也起到了促发作用。目前《我和我的祖国》电影票房继续保持领先地位,距下线还有一段时间,预计总票房不会低于30亿元。我们一边为新主旋律电影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而欣喜,但同时问题也由此产生:这么多电影创作大师都是零片酬参与制作,观众也是为欢庆祖国70华诞而义无反顾地选择通过购票来支持,但是目前并没有信息披露30亿元左右的票房在扣除成本之后会以何种方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我国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的迈进之路依然充满挑战。“天时”不等同于“现象”,新主旋律电影虽然满足了人们与“英雄共呼吸”的精神需求,但在创作上的求新求变应避免“生拉硬套”或“胡乱嫁接”。未来的现象级电影还会不断涌现,在排除主观因素的情况下,新主旋律电影与商业片、艺术片的竞争之旅才刚刚开启。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