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专访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2018(第十四届)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封面人物
黄大容:8年磨一剑,一路走来的不易与坚持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7-11-21 16:05:36
黄大容.jpg
黄大容 麦子金服创始人
 
  黄大容是个稳扎稳打的“选手”,在互联网金融这条很长很长的赛道上,她并不希望跑得特别快。在前行的路上,黄大容被梦想驱动,如发愿般创造并乐观地坚持。在“撞线”之前,她的理想与困惑、反思与突围,同样会给其他选手以启迪。

  将有能力的人与有钱的人结合起来

  格外谨慎的黄大容上当了。2006年创业初期,黄大容因生意急需融资便尝试着在民间市场上借款,而其将几万元的利息款转账给对方之后,收款方却“人间蒸发”了。教训有点儿疼,但却让善于发现商业痛点的黄大容看到了创业机会,“我想建立一个平台,让有能力挣钱的人可以拿到更多的资金,也让民间市场的资金可以找到更好的项目。”

  虽然黄大容发心通过互联网用金融工具帮助人们安全地实现自己的梦想,但对互联网和金融都毫无经验的她彼时并不清楚该如何实现这一理想。直到2009年,在与一位加拿大朋友的沟通过程中,黄大容了解到美国的“个人对个人理财融资”平台(P2P平台)Prosper和LendingClub。她意识到这两个平台的运营模式可以实现其所期望的“通过平台将有能力的人与有钱的人结合起来”的理想。

  没有丝毫迟疑,黄大容迅速转战互联网金融行业。2009年6月15日,上海诺诺镑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诺镑客”)正式上线,这是上海麦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子金服”)最初的起源。

  “刚开始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黄大容对这个市场的估计很乐观,当外包商承诺3个月内可以建设一个跟Prosper一样的网站时,他们很愉快地签了约。“我记得当时自己还很兴奋,觉得3个月以后就可以上线交易了,结果整个流程做了9个月还没做出来!”黄大容笑叹着说,“对现在来说很简单的底层技术那时还很有难度,九个月以后外包公司交过来的东西完全没办法用。最后我们找到了现在的技术合伙人加入,重新从设计网站整体架构做起,才逐步使网站走上正轨。”

  诺诺镑客的英文全称是——NONOBANK。所谓“NONO”,其具有双重含义:首先,“不要银行”,即不通过银行也能借到钱;其次,“不是银行”,即只做信息中介与借贷撮合,不做资金池和资金中介。黄大容坦言,之所以会给平台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能够在银行体系之外为公众及企业提供融资与借款方面的信息服务,不通过银行也可以把供求双方连接起来。同时,诺诺镑客还不做集资再放贷的业务而只做信息流,这也是其“不是银行”的关键理念。

  2010年底,诺诺镑客在网站技术相对成熟后开始了以企业主贷款为主要方向的业务。但是很不巧,2012年受到金融危机滞后效应、钢贸坍塌以及房地产减速的影响,平台运营过程中出现了坏账率偏高的情况。“那时候我们的产品政策设定得很严格,信用贷款需要5人联保且必须要有一个人是在上海有房产的当地人。但即便是如此,我们的坏账率仍有20%。”

  于是,黄大容开始寻找问题的根源。经过反思,黄大容意识到互联网最厉害的地方其实是通过标准化将边际成本降低到零。“互联网是一个降低交易成本的模式,而当时诺诺镑客的企业主用户基数较小,且每个人的背景、资金需求、还款方式都不一样。这相当于是把非标品互联网化了,其使成本变得更高不说,整套系统的价值也完全发挥不出来,这就与我们的初衷背道而驰了。”面对资金成本高、客群盈利难的窘境,黄大容开始寻找与诺诺镑客更为契合的新领域。

  经过尝试与筛选,黄大容最终将目光聚焦于学生市场。

  聚焦于年轻的精英人群

  在传统金融领域,学生并不算是优质群体,“因为学生没有收入来源,对于风控难以进行。”可在黄大容看来,现在的时代已发生变化。“当时学生消费已然萌芽,但国家不允许银行对学生进行贷款,这意味着我们与银行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不用‘吃’银行剩下的客户。而且学生市场潜力巨大。按照当时的统计,在校大学生有2100万,诺诺镑客的系统本身就适合做小额分散的规模化产品,这样更便于产品的快速复制。”而从对投资人负责的角度来说,“网贷的投资人大都是用个人的积蓄在做投资,我们希望小心谨慎一些,保证风险可控。”

  2013年,诺诺镑客果断转型,推出了新产品——名校贷。转型的过程虽然充满了波折且有阵痛,但从结果来看黄大容的坚持是正确的。2014年,黄大容开始在资金端和资产端进行业务线布局,在资产端形成了名校贷、麦芽分期(消费分期)、大房东等业务,在资金端形成了诺诺镑客(即如今的麦子金服财富版)与财神爷爷业务。2015年,由于扎实的技术基础,以及可以预见的业务爆发力、对移动金融的理解与布局,麦子金服获得了海通证券旗下海通创新的A轮融资。随后,黄大容又整合旗下业务线,将名校贷、大房东、诺诺镑客、财神爷爷几家公司进行整合,形成了新的品牌——上海麦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我们所知的麦子金服。

  目前,麦子金服已拥有809万余个人及机构注册用户,其总部位于上海,在北京、苏州、美国波士顿等地设有分支机构,业务版图覆盖了全中国的34个省级行政区。截至2017年9月,麦子金服旗下平台已累计撮合成交额人民币达509亿余元。

  黄大容说,之所以把公司叫作麦子金服,是因为麦子代表了大众和普惠的力量。“我希望公司像麦子一样朴实温暖,但却有很强的生命力,能为人们持续提供价值。”

  黄大容介绍说,麦子金服聚焦于中国年轻的HENRY(HighEarners,NotRichYet)人群。他们拥有较高的受教育水平和相对丰厚的收入,但因为年轻而尚未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富裕阶层。伴随着中国消费升级的进程,年轻的HENRY一族正在中国消费市场上迅速崛起——在中国已有超过1.7亿人具有大专以上教育程度,但很多高学历的年轻人由于其信用历史相对较短,并未获得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充分支持。这便为麦子金服提供了巨大发展空间。截至2017年9月,在麦子金服网络借贷平台办理撮合借款的用户中,99.23%拥有大专以上学历,借款用户中97.9%的年龄未超过30岁。

  麦子金服在中国HENRY市场的成功,依托于其自主研发的专门针对移动金融的风险管理系统。在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过程中,麦子金服得以获取借款人的移动金融、消费及社交大数据并精准建模,架构多维度的风控体系。基于这一体系,麦子金服得以更为准确地为目标客群进行评级与授信。同时,麦子金服独有的联动定价模型还可为借款精确定价,并全程自动优化运营成本,为借款人及出借人提供最合理的借款利率及收益水平。此外,凭借先进的技术体系,麦子金服还可为借款人提供良好的客户体验。麦子金服的所有交易都会在线上完成,并且大部分借款人通过移动互联网完成借款的全过程。在手机上提交借款的申请者最快可在8秒内通过审核并获得资金。

  独立风控模式助力稳健成长

  “麦子金服是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比较看重技术的一家企业。比如诺诺镑客,我们有41项软件著作权;再比如自行研发的水滴风控系统,有‘人脸+声纹+大数据’的一整套完整识别能力,能够把自动审核率从10%提升到75%,并且能够降低60%的首次逾期率。逾期率降低就意味着坏账减少,坏账少了,我们的运营成本就会有降低。一个显而易见的的事实是,麦子金服现在全公司只有不到1100个人,但却有超过500个‘技术+风控’人员。”黄大容说。

  麦子金服对于风控极为重视。黄大容曾在诺诺镑客七周年的时候发出公开信表示,诺诺镑客有“三不做”,即钢贸连环借贷、融资融券、首付贷。“诺诺作为最早的一批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见证了钢贸圈火爆的年月,但是诺诺把客户的钱当成自己的钱,坚决抵制高息诱惑,拒绝了好几个承诺超过40%年收益的大单;2014年到2015年融资融券发展火爆,而诺诺考虑到股市风险太大,投资用户加大杠杆会‘家破人亡’之虞,所以也拒绝了这块上亿元利润的肥肉;2015年的首付贷,诺诺考虑到楼市涨幅剧烈,首付贷可能会涉及到小房产商的联合套现风险以及用户超高杠杆的风险,所以即使诺诺团队有业绩指标的压力,仍然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在诺诺内部就把首付贷的立项报告毙掉了。”

  黄大容认为,如果平台自身不利用大数据的经验建立一套适用于公司业务发展的风控系统,那么坏账终将是影响企业发展的一大绊脚石。风控作为衡量一个平台是否优质的最重要标准,被许多企业经营者提到了战略的制高点上。而对于市面上大同小异的风控套路,黄大容认为:“由于互金企业普遍缺乏创新及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尽管风控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好的风控模式彼此间的差别并不大,即使个别公司暂时在某些技术或数据方面领先,但是由于没有太大的技术壁垒,很容易被别人赶上来,因此很难产生出有绝对优势的公司来。”

  不同于有些平台将建模、数据、业务相互独立的风控模式,麦子金服在基于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研发的“水滴风控系统”不仅注重全流程风控,还增加了协同风控机制,要求各部门相互分工明确并紧密配合。“就如同一滴水滴,经过层层过滤,每一层风控都会过滤掉危险的分子,而整个体系是一个紧密而完整的极致。”黄大容介绍,与同行通常以控制资产不良率作为目标不同,麦子金服风控体系是以综合效益最大化为目标的。

  正是有了水滴风控系统的助力,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趋严、市场环境恶劣的情况下,麦子金服在2015年和2016年仍然在持续盈利,成为了行业内少有的连续盈利的金融科技企业。

  积极“拥抱”监管迈向未来

  今年8月14日,麦子金服发布公告,提交了与鲈乡小贷(美股上市)之间的换股协议和材料。如果交割成功,麦子会获得交割以后主体的88%股份。“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促进业务的发展,因为鲈乡小贷有自己的牌照,这也是我们积极‘拥抱’监管的方向。”黄大容说。

  “公司上市其实是件小事。”黄大容认为本身的过程很重要,“上市的过程就是规划公司治理结构、规范公司业务操作流程的过程。”当然,上市的好处也有很多,首先是有品牌效应,“能够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蛮重要。”其次是能够通过上市后期权变股权,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最后则是可以降低资金成本。不过,黄大容更坦言,“我们并没打算上市后赚了钱就跑,所以,该干吗还是干吗。”

  而对于未来可能会遇到的一些困难,黄大容说,无论遇到什么,都会乐观地坚持。“其实在麦子的发展过程中,虽然没有遇到巨大的浪头或是坎儿,但是小困难却很多。这些困难在当时看来很大,可一旦坚持住、挺过去,过后再一看,会觉得真的是很小。”而在这一过程中,心态是很重要。“很多人在坚持的过程中抱有‘熬’的心态,但我却是以乐观的心态来坚持。”黄大容提到了一个词——神启。“困难或者阻碍都是天赐的锻炼机会,在困难中成长、从阻碍中学习,那并不是让人沮丧或者难过的事,那只是提升我们经验值的过程。”

  谈到未来的规划,黄大容说,麦子金服将会加强国际市场开发,加大国内市场包括大车贷、消费分期贷、高技能白领贷以及知识产权贷在内的产品发展力度。黄大容表示,麦子金服未来将专注于五大战略方向,即麦子金数、麦子金科、麦子网贷、麦子资管和麦子财富,全力布局智能金融市场。

  今年是麦子金服成立的第八年了。黄大容说,金融这件事儿,如果只想做5年或者10年,那么只要跟着国家政策挣一波快钱就够了;但如果想做100年,就必须要很稳很稳。只有这样,才能在前行的路上走出低谷,熬过寒冬。(文/本刊记者 王晓丹) 
关于《中国商界》杂志 | 关于中国商界网| 版权声明| 招贤纳士| 订阅杂志| 广告刊例| 网站导航| 商界团队| 联系我们| 工作人员查询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15018 83115023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