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专题栏目: 文化 科技 教育 地产 旅游 食品 调查 能源 理论 投资 证券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商界论坛
反平台垄断 切莫“老瓶装新酒”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9-09-12 10:36:16

  平台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度集中、高度垄断。互联网实验室曾召开研讨会称,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平台的市场份额很高,涉嫌垄断。那么,应该如何看待平台经济中的垄断行为?

  集中度高不等于垄断

  中国电子商务中心的研究数据显示,目前阿里巴巴在B2B平台上的占比为43%,第二名的慧聪网占比仅为7.5%;在网络零售中,淘宝和天猫相加的占比高达57.7%,比第二名京东的25.4%高一倍多;在跨境电商领域,天猫和淘宝网合计占比为42.7%,比第二名的网易考拉海购高出31个百分点。仅从集中度占比上看,如果用传统反垄断法考量,这些平台企业是涉嫌垄断的。

1.jpg

  而针对平台经济集中度高、平台企业涉嫌垄断的说法,著名经济学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薛兆丰表示反对。薛兆丰认为,目前电商领域竞争剧烈,一些占有优势的平台是消费者用脚投票投出来的;而只要它们稍有懈怠,就会失去市场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竞争本身就是消费者最好的保护人,不应该滥用反垄断法来干扰竞争。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发表文章称,对互联网经济不能以臆想中的垄断概念来认识其规模化和集中化。他认为互联网企业往往是通过技术创新、提高生产效率在竞争中取胜的,而不是由企业之间通过相互勾结串通来影响市场,这与反垄断法意义上的垄断有所区别。BAT虽然现在是行业的领航者,可如果他们不继续努力,被超越甚至被淘汰也只在瞬息之间。市场经济是鼓励竞争、保护竞争的经济,因此,要尽量保证行业入口的畅通,明确“保护竞争和消费者利益”是反垄断法的目标。他认为,必须站在时代发展的背景下理解反垄断法,防止反垄断法的滥用,保护新经济健康发展。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发表署名文章认为,互联网领域因为高度动态的竞争态势,人们发现再大的“店”也不敢随便“欺客”。互联网相关市场的边界远不如传统领域那样清晰,在此情况下,不能高估市场份额的指示作用,不可轻言反垄断。

  刘晓春称,针对互联网企业的行为,应当充分考虑到互联网产业不同于传统经济的特点,给市场竞争留出足够的空间。动辄认为某类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甚或作出“垄断行为”的断言,都会有失轻率。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党委书记吴韬称,最高院在3Q大战案的判决中明确了在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过程当中,市场份额这个指标不是绝对的判断标准。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河山认为,腾讯公司的微信具有一定的垄断地位,但华为可能会冲击微信,打破这个自然垄断,如果用老办法进行管理,是不会有今天的微信的。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丛立先教授则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提出,创新产业的核心其实是知识产权,而知识产权是不适用于反垄断的,没有“垄断”就没有知识产权,没有“垄断”也就没有创新产业。

  国务院法制办原副主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张穹表示,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竞争政策会继续扮演重要角色。他认为,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以新兴技术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各地执法机构都面临数字经济领域竞争执法的新问题,由于这些新兴行业具有跨界竞争、网络效应、平台模式等特点,原先适用于传统行业的反垄断分析工具无法直接适用,执法机构需要调整反垄断执法工具和思路,正确处理好竞争执法与保护创新的关系。

  “对于平台经济,我们将秉承包容审慎的原则。”在今年8月8日国新办举行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司负责人韦犁说。

  包容不等于纵容

  对平台经济垄断采取包容的态度,也只是从传统反垄断的角度而言,并不等于对他们的一切都包容。有这么一起案例:在江苏扬州经营一家熟食店的张女士,去年刚开店时,为了提升销量,先后进驻两家外卖平台,销量还不错。但今年3月,其中一家外卖平台对她提出要求,希望她在两家外卖平台中二选一,张女士没有照做。结果不久后,张女士在这家平台上的店铺信息就被撤销了。张女士说:“用顾客版App搜我家店铺已经搜不到。我这边还在营业中,但平台上显示我的店铺活动在冻结中,要联系业务经理。”这样的遭遇不止发生在张女士一人身上。今年“6·18”期间,有平台甚至将“二选一”实施得更为彻底。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数十家知名品牌发表官方声明,表示退出新晋电商平台,只在某电商平台销售商品。而知名电器品牌格兰仕不愿“屈服”,数次发声谴责“二选一”行为。

  韦犁认为,对于平台经济包容审慎不等于不监管,对于出现假冒伪劣、侵犯知识产权、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等行为将依法从严打击。

  国家发改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副司长孙伟也指出: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对平台企业建立信用档案,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交易、单边签订排他性服务提供合同等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记入信用记录,根据信用记录开展公共信用综合评价。”下一步,还将以公共信用综合评价结果为依据,对平台企业实施差异化监管。对风险较低、信用较好的适当减少检查频次,对风险较高、信用较差的加大检查力度和频次,引导平台诚信依法经营。同时,支持和引导平台加强内部信用建设,提升自身治理能力。孙伟还表示,政府部门将支持网约车、共享单车、汽车分时租赁等新生态平台在内部建立健全身份认证、双向评价、信用管理等机制。鼓励平台根据信用状况,对经营者实施差别化的管理和服务措施,为守法诚信的经营者提供更多的优惠便利,对违法失信的经营者进行坚决治理乃至清理出平台,引导平台经营者规范自身行为,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表示,目前,工业互联网的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正全方位同步推进。下一步,工信部将重点抓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完善政策体系,推进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推进产业示范基地建设。二是夯实网络基础,打造平台体系,提升安全能力。三是加快应用推广,推进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引导更多企业加快工业互联网集成创新应用。四是加强政产学研用协同。(文/邓鸿雁)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