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专题栏目: 文化 科技 教育 地产 旅游 食品 调查 能源 理论 投资 证券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商界论坛
平台经济 到底是“黑”还是“红”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9-09-12 10:35:24

  平台经济除了会产生“坏树”和“杂草”外,即使是平台经济中的参天大树也同样存在“黑”与“红”的争议。

  黑:“双创”的“猎杀”

  有评论指出,十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一直由几家固定的大公司控制,这些大公司抑制了其他小公司的创新和发展。有个形象的比喻是:大树底下,不长草。持这些言论的学者更是用著名产业经济学家罗斯的说法来支持他们的说法。罗斯认为,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官僚主义将会逐渐盛行,而“企业家精神”则会随之衰退,这导致企业的创新能力会随着其规模的扩大而降低。大型平台企业本身在市场上具有竞争优势,为保证其现有业务稳定,往往会采取“猎杀”的方式收购创新成果。

  持此观点的经济学家还不在少数,以诺贝尔奖得主肯尼斯·阿罗为代表的一些学者认为,大企业的高创新能力是以牺牲中小企业创新为代价来实现的。在这些学者看来,中小企业要远比大型企业更有创新精神和创造活力。但在大企业崛起之后,这些中小企业就被赶出市场,而它们本应带来的创新意识也同时烟消云散。

  除此之外,大型“垄断”企业出于利润最大化的考虑,还会刻意控制新产品的推出速度,以此保证既有的产品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至少从理论上看这种对创新的“计划”会大幅延缓创新的进程。一些研究表明,尽管从创新产出的总量上看,大企业更占优势,但是如果考虑创新的投入产出效率,那么小企业则表现出更为强劲的力量。还有学者研究认为,行业的集中度与行业创新水平之间存在着一种倒U形的关系。也就是说,让市场适当集中一些对于创新是有利的,但如果所有的市场都被一两家大型企业所掌握,那么整个市场的创新活力就会陷入停滞,而平台经济的每一个细分行业基本上被一两家大企业所垄断。

  “至于创业的杀手,那更是显而易见。”有人指出,随着互联网平台的风起云涌,传统的商业批发零售很大一部分被网购所取代,平台企业让很多从事传统行业的人失去了饭碗,这就是平台经济的“黑”。但大多数学者却持相反的观点,认为平台经济是“红”。

  红:“双创”的“摇篮”

  针对一些学者提出的“平台公司一支独大,挤压了小公司的生存空间”的说法,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反驳说:“目前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多,但如果这家公司只成立了两三年却一定要去做跟百度、腾讯、阿里一样的业务,甚至还想着要打败它,这是不太现实的。而且,小公司跟风大公司,这不叫创新。”

  但有人又指出:“真正创新的公司又会被大公司收购。”针对此说法,李彦宏表示:“如果双方愿意,这样的收购对于小公司也是一种好的归属。小公司能够靠卖掉自己的公司获利,如果小公司不愿意卖,认为自己独立发展可以更好也是可以的,百度不会强迫其他公司做任何事情。”

  赞同李彦宏观点的一批学者认为,平台大企业不是扼杀创新,而是创新的支柱力量,这些学者引用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晚年名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中的观点支持他们的说法。约瑟夫·熊彼特的观点是,“垄断”市场的大公司才是创新最重要的力量。他写道:“一俟我们深审细节,去探究进步最为瞩目的个别项目时,引导我们的线索不是把我们带到比较自由竞争条件下的那些企业的门前,而是明确地把我们带到大公司的门前……大企业在创造生活标准(而不是降低它)上可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约瑟夫·熊彼特本人给出了两个主要理由:

  第一,创新是一项固定成本很大而边际成本相对较小的活动,企业规模的扩大可以有效地分摊固定成本,从而让创新的平均成本显著降低,因此从创新的成本角度看,大企业要比小企业更有优势。

  第二,相比于那些小企业,“垄断”的大企业可以进行更为集约的管理、使用更为先进的工具,因此能够让创新活动更有效率。

  由于平台经济高度垄断,也才有能力投入大量的科研创新经费,倒如:阿里巴巴成立了全球研究院——达摩院进行基础科学和颠覆式技术创新的研究,面向全球吸引人才,三年内为达摩院投入达1000亿元以上;京东2016年的研发经费为53.81亿元;谷歌在2018年投入研发的经费高达214亿美元。这样巨大的科研投入,是中小企业难以做到的。

  至于一些人提出的大平台、大企业夺去一些人饭碗的说法,经济观察学者陈永伟通过一个有趣的例子进行反驳。诺贝尔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在某发展中国家考察时,看到一群工人正在河边用铁锹挖地。他好奇地问:“为什么不使用挖掘机呢?”当地的官员告诉他,这是为了增加就业机会。弗里德曼听罢,又问官员说:“那你为什么不让他们用勺子挖地呢?”

  “弗里德曼的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帮助我们来审视淘宝店与夫妻店的关系。”陈永伟说。夫妻店看似容纳了更多的劳动力,但其实只不过是用低效率掩盖了问题,这就好像用铁锹挖地一样。用淘宝店取代夫妻店,本质上和用挖掘机取代铁锹一样,是一种效率上的改进。它有助于市场效率的提升,其本身不容否定。经济学的历史告诉我们,尽管一种新技术或者新经营模式的产生会在短期内挤压旧有的就业,但从长期来讲,它们却会创造出更多新的就业机会。

  陈永伟表示,挖掘机不会影响就业,淘宝不会影响就业,其他平台也不会。如阿里巴巴平台虽然挤垮了传统的夫妻店店主,但这些夫妻店主后来都自己上淘宝做起了电商生意,而且比原来赚得更多、过得更好,还有依托于网店的快递业,同样解决了大量人的就业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日前发布的《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就业机会测算与平台就业体系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阿里巴巴零售平台总体上为我国创造了4082万个就业机会,其中包括1558万个交易型就业机会、2524万个带动型就业机会。

  “脏水与孩子”

  平台经济的“黑”与“红”其实就是脏水与孩子的关系,我们不能把脏水与孩子一齐倒掉。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蓬勃发展。平台经济虽有这样那样的“黑”,但对社会经济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本文所说的“黑”,是指正常经营的平台企业。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互联网平台经济是生产力新的组织方式,是经济发展新动能,对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跨界融通发展和‘双创’、推动产业升级、拓展消费市场尤其是增加就业,都有重要作用”。

  陈永伟认为,我国经济正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面临的外部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内部的转型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在这种背景下,只有积极推进创新、创业,才能为我国经济不断注入新的动力。而在此过程中,平台将会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给予平台更多支持,而不是更多的质疑。(文/邓大洪)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