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专访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2018(第十四届)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环球视野
通用电气如何涅槃重生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8-04-10 09:34:37
约翰•弗兰纳里.jpg
约翰.弗兰纳里
 
伊梅尔特没做错什么,但无法给投资者带来收益.jpg
伊梅尔特
 
  16年来,道指全部成份股排名倒数第一

  在其126年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里,通用电气都是一个最鲜活的成功偶像。从消费产品到工业机械,从商业飞机和核潜艇的引擎到雷达高度计,甚至还有浪漫喜剧,他们的产品无所不包。他们曾经赢得诺贝尔奖,也曾经帮助国家赢下世界大战。他们不断赚钱,不断回馈自己的投资者,不管是历次经济衰退、技术破坏,他们都能够履险如夷,哪怕是20世纪晚期美国的制造业大退潮,也没能撼动他们的根基。

  可是现在,漫长的光荣史很可能走到了尾声。通用电气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对破产过程的描述可谓是极佳的答案:“先是渐变,继而突变。”

  事实上,通用电气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令人敬畏了——2008年公司是靠着联邦政府和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救援才挺过来的,而在前任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16年任期内,这支股票的表现是道指全部成份股排名的倒数第一。

  股东对伊梅尔特的不满情绪由来已久。在2017年6月12日伊梅尔特宣布离任消息的当天,GE股价大涨3.6%。

  自2001年9月正式上任以来,伊梅尔特带领GE走过了9.11恐怖袭击、次贷危机以及原油价格暴跌等多次动荡,并对公司业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合缩减。伊梅尔特把实现企业长期发展目标和回报股东之间的平衡关系形容成是一场“无休止的战役”,他坦承公司的市值没能达到股东的期望。“你必须同时令员工、股东和客户三方都满意,这不可能一蹴而就。”

  不过,通用电气真正进入“突变”阶段,其实也只是最近一年的事情。特朗普2016年11月当选为美国总统,之后美股上演了一轮壮观涨势,其间道指上涨了41%之多,而同期内,通用电气的股价却下跌了46%,市值缩水幅度达到1200亿美元。伊梅尔特从首席执行官位子上退下来之后不久,该公司再度让华尔街震惊了——哪怕分析师们之前已经多次调降盈利预期,但是他们发布的真实业绩依然只有预期的一半。通用电气还宣布,他们将出售或者拆分价值200亿美元的业务,包括灯泡部门。(家电业务2016年卖给了中国的海尔,可以继续使用通用电气的品牌。)

  最新的变故发生于1月间,他们宣布第四季度将计入一笔62亿美元的一次性支出,而其源头竟然是通用电气金融服务业务部门十多年前引起的费用,这招来了美国证监会的注意和调查。通用电气的新首席执行官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面对当前境况表示,“所有选项都在讨论评估之列”,包括人们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彻底拆分公司,令人不寒而栗。

  通用电气到底怎么了?

  至少迄今为止,通用电气的产品其实都没有遇到任何重大问题。他们的飞机引擎依然在统治着全球市场,在天然气、煤炭和核能电厂,他们的机组依然在为世界提供着占比三分之一的电能。他们的CT和核磁共振成像仪器也都依然是艺术品级别的存在……那么,通用电气到底怎么了?
 
美国通用电气是全球三大航空发动机生产商之一,而发动机一直是影响着商用飞机和军用飞机的核心部件.jpg
美国通用电气是全球三大航空发动机生产商之一,而发动机
一直是影响着商用飞机和军用飞机的核心部件

  在投资者和经济学家们日益质疑那种多元化、综合性大企业的理念,通用电气却似乎成了绝佳的反例——多元化却能保持对主业的专注,规模庞大却身手灵活,而且可以成功避免任何一个行业周期性波动的冲击。于是,通用电气的市值也就顺理成章地从1981年的140亿美元增长到了2001年韦尔奇退休时的超过4000亿美元。

  风险恰恰是在伊梅尔特继任之后开始变得清晰起来的,他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接掌公司,之后不久又遭遇到了9.11恐怖袭击(对于这家与航空业有诸多生意往来的公司而言,这绝对是一场灾难)。一年一年过去,通用电气的股价跌到了只有韦尔奇时代峰值三分之一的地步,伊梅尔特感受到了华尔街的巨大压力,他必须采取某种行动了。

  伊梅尔特进行了大规模的业务组合改造,执行的策略包括放弃塑料、家电、保险、网络电视等业务以及通用电气资本的绝大部分;涉足油田服务、软件、3D打印和更多非美国业务。他曾尝试但后来又放弃了安全、水处理和电影业务。

  伊梅尔特的所有策略是正确的。上任之初,他就将更多资源投入到技术研发与创新,将公司重心转移到工业业务,尤其是基础设施业务。他投入了大量资源,对这些业务进行数字化改造,帮助促进不同业务之间的知识共享。

  伊梅尔特还公开发誓,要让通用电气重归其工业根基,在其任内,依然只有通用电气资本实现了成长。这个部门持续收购了若干信用卡公司、次级贷款放款公司和商业房地产公司,利润翻了两番。

  此外,伊梅尔特堪称是广义上的CEO典范,具备这个职位要求的所有条件——他既有优秀商人的信誉,又有一流的人品。他工作非常拼命,会为了获得一份订单,亲自坐飞机前往菲律宾。

  很可惜,作为负责对业务组合进行重新洗牌的人,尽管伊梅尔特的表现并不逊色于多数前辈们,他还是跑输了大市。

  2008年金融危机,伊梅尔特刚刚安抚了投资者一番,向他们保证说一切良好,但是短短一个月后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利润较之分析师们的预期足足少了7亿美元,在当时简直是史无前例的事情。戴维斯那时是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他回忆说,通用电气的财报“看上去就像是证明有什么东西崩坏掉了”。

  在他任期内,通用电气的股东整体回报率一直远远落后于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回报率。

  说到通用电气当前的困局,还有一个因素让人愈发迷惑——现在并没有发生什么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事实恰好相反,在通用电气的麻烦愈来愈大的时候,世界上的其他大企业都在兴旺成长。在当前的大环境下,通用电气的全球性规模原本该是他们的优势才对。海曼的评论是:“现在的风向简直完美,只能是他们的帆破碎掉了。”

  转型之路在哪里?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2日,通用电气宣布任命GE医疗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公司董事长。现年55岁的约翰.弗兰纳里于1987年加入GE,主要负责企业重组工作。
 
位于上海的美国通用电气全球研发中心.jpg
位于上海的美国通用电气全球研发中心

  成为首席执行官之前,弗兰纳里在通用电气就有救火队员的名声。他长期效力于通用电气资本,后来靠着引领医疗卫生业务走过转折点而一战成名。现在,弗兰纳里已经在采取果断行动解决前任留下来的问题了——他换掉了一批公司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包括通用电气电力部门的负责人,并宣布通用电气数字业务部门规模将大幅度缩小,执行“更加专注的策略”,主要立足于向既有的客户销售一些应用程序。他还表示,公司将放弃大规模收购的策略,指出阿尔斯通交易“至今为止的表现显然不及我们的预期”。

  尽管约翰.弗兰纳里似乎已经为新工作做好了充分准备,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投资者没有理由期望公司就一定能一扫过去的阴霾,未来能带来更高的回报。通用电气的投资者、员工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必须面对一个铁的事实:除非弗兰纳里和董事会决定拆分通用电气,否则他们没有理由期望公司有更好的市场表现。

  弗兰纳里迄今为止的改变,最重要的方向之一也在于让通用电气更容易被了解,这不单单是为了投资者,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经理人们。他所传达出的信息就是,通用电气哪怕不会彻底拆分,至少也将变得更小和更简单。“复杂性损害了我们。”他去年11月不但承认了这一点,还强调了两遍。他希望未来的通用电气不再是一家需要管理魔法就能够良好运转的公司,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世界上并没有魔法师。

  值得一提的是,GE对金融业务集团的拆分、Synchrony金融公司上市以及出售GE家电业务等涉及到集团转型的业务上,约翰.弗兰纳里在官方的介绍里是“负责领导”。不论伊梅尔特还是约翰.弗兰纳里,他们身上最重要的标签都是“领导企业转型”。

  如果改革之路走得顺畅,通用电气最终将变成一个更加世俗化的品牌。这家公司将不再是创新、管理英才或者是数字破坏的传道士,而是将更加踏实地去制造真正高质量的飞机引擎、燃气轮机和医疗设备,并尽可能多地将其卖出去,同时向客户推广自己的软件和维护计划。

  对于他们而言,放下企业界偶像的重担,或许也是一种解脱。(责任编辑:陈平)

 

关于《中国商界》杂志 | 关于中国商界网| 版权声明| 招贤纳士| 订阅杂志| 广告刊例| 网站导航| 商界团队| 联系我们| 工作人员查询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15018 83115023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