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专题栏目: 文化 科技 教育 地产 旅游 食品 调查 能源 理论 投资 证券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商界之星
为自动驾驶搭建精准数据平台 ——访北京冲浪科技有限公司 CEO 贺纯洁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9-08-13 16:36:07

  打开贺纯洁的朋友圈,其中一条是在5月30 日晚22 时18 分,动感的图片上标记着“10KM”,还配了留言 best season comes。这个热爱运动、热爱生活、来自大连的商界新锐为自己的公司起名叫冲浪科技,寓意乘风破浪去实现社会价值的最大化。

  深耕自动驾驶数据平台 打造全球领先核心竞争力

  记者:当初从大数据行业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是什么吸引了你?

  贺纯洁:大数据概念是比较大的、更笼统,好比金融,是个非常大的概念。大数据的发展热潮是2013 年到 2015 年。我们都知道,创业是一批一批的,比如比特币,比如人工智能又“火”了等等。“火”的原因可能是资本的追逐,但是当资本热潮退去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个行业。虽然大数据行业仍有很大的潜力和市场,但是我发现人工智能出现后,它对数据的需求更加庞大。人工智能虽然是个技术的东西,但又不是纯技术推动的,是被数据驱动的,这一点很有意思。因此,这波 AI 浪潮的特点是深度学习。除了算法以外,需要大量的数据来训练它,这个算法才会变得更加聪明,这个算法才更有意义。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想对人工智能的数据做进一步的挖掘。人工智能领域很热的一部分是自动驾驶,我们认为其对于数据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所以决定努力做出自动驾驶的数据。但这里有着非常高的技术门槛,是有技术壁垒的。其次,我们认为市场很大,是一个比较好的行业趋势,再加上技术合伙人、项目负责人等的团队是完整到位的,最后一个是吸引了一笔投资,公司还没成立就拿到了天使轮融资。因此,综合这些因素,我们决定进行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为自动驾驶这个领域提供海量而有技术含量的数据解决方案。

  记者:我们了解到,当时是由欧洲知名 VC 领投的天使轮融资,数额高达数百万美元,请问是什么吸引了投资人?

  贺纯洁:以我对投资人的理解 ,首先肯定是投热点、投风口。再者,我认为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会看个人,特别是在天使轮,比如你的品德、你的能力、之前的受教育背景和工作背景等,投资人可能看重的是我三年前大数据行业的从业经历。在我刚加入那家公司时,里面有 20 多个人,一年收入不过二、三百万元。在我的带领下,到我离开时,公司人数有 300多人,收入达到了 1 亿元,之后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当资本充裕的时候,就可以网罗各种各样需要的人才了,包括技术合伙人、商务合伙人以及技术团队的拓展,也可以推动市场项目的启动。还有搭建起自己的平台,包括做多传感级融合方案等等,这笔投资就是用来投人、投技术、投项目冲浪的第一个订单是在公司成立 3 个月后,来自微软公司的一笔比较大的订单。因为人工智能是非常烧钱的,只有一些顶级公司才能玩得起。而我自己也是比较挑客户的,我喜欢把更多的时间和资源花在比较有价值、未来会有更长远合作的客户身上。

  记者:作为一家 TOB 的公司,他们也会对你们更加挑剔。

  贺纯洁:所以我们做的东西一定要好,我们的产品更好、人员素质更高,这样才有竞争力。

  记者:目前在核心优势上,冲浪解决了哪些痛点问题?在技术上有哪些行业领先优势,形成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贺纯洁:说到核心竞争力,我认为归根结底最主要的还是人。在我创业的合伙人里面,其中有一位首席科学家 Andreas Geiger 教授来自德国的麻布索,相当于中科院这样的机构,他在自动驾驶领域做了十余年,并且在这个领域里面做了一个全球非常有名的 KITTI 数据集,累积了很多前沿经验。

  举例来说,在做无人驾驶数据之前必须首先搞定的一件事就是多传感器融合。行业长期以来是做不到各个传感器之间的融合的。那么,为了拿到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数据,就必须要把几个不同的传感器融合成一个传感器。就好比在拍照时,当我按下快门的一刹那,这几个传感器能够同时拍一张照片,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摄像头拍一张。这是一个非常有技术含量的事情。那么,我们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把这件事情搞定了,这是具有独立知识产权、全球领先并且全球独家授权使用的核心技术。

  第二个就是线控改装的重大突破。在无人驾驶中不可能还有手刹这些装备,而是要用电脑来接管、控制这辆车。而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还都是燃油汽车,所以必须要把油车改成用电脑可以操控的,这就是线控改装。也是完成了自动驾驶的第一步,形成了冲浪的核心竞争力。

  这两步都好了,就可以把我们无人驾驶的车放到道路上去采集数据了。当然,还是需要配备一名司机的,采集完后的数据如何进行处理,这也是自动驾驶的一个技术难点。我们也是花费了很长时间才独立开发出了“无人车 3D 点云数据标注平台”,其中有很多的技术和算法来支撑这个数据的完成。之后我们会把采集到的数据上传到平台,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自动驾驶数据。我们数据的采集、标注和质检流程非常严格,数据准确率已经达到 99%。如今,我们正和首席科学家一起开发 KITTI 数据集的升级版KITTI360,进一步巩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在一开始定义的时候,冲浪就不是简单的为国内公司提供服务的公司,我们的定位是全球人工智能企业,目前我们的合作伙伴 60% 都是外国公司。只有你的核心东西够好,才能打动外国的公司。

  未来行业蓝海广阔 实现自动驾驶落地仍需时日

  记者:自动驾驶是人们十分向往的场景,目前的行业现状是怎样的?冲浪科技的成果对行业将产生的影响和作用是什么?

  贺纯洁:自动驾驶整个市场的技术和规模整体来看还是处于起步非常初期的阶段。大概从 2017 年才逐渐“火”起来。其实做得最早的公司是谷歌,其在 2009 年甚至更早就开始做了。随着整个计算机处理速度的大幅提高,还有传感器的设备比如激光雷达的成本一点点降低,与之相匹配的东西越来越成熟,自动驾驶的可实施性或者真正落地的期限会越来越近。随着资本的介入,创新创业公司涉足这个领域越来越多,这也是近两年自动驾驶趋热的原因。

  那么,目前都有谁在做自动驾驶呢?市场上的玩家大概有四拨。首先是传统的汽车厂家,比如宝马、奔驰、大众等等这些大型的传统车厂,因为如果新的一代技术他们要落后的话,车可能就卖不出去了;还有一拨人是一级供应商,为车厂提供轮胎、玻璃等各种核心物料,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拨人,其和汽车生产中外包的模式有关。因为一级供应商如果不做这一块的话,他们的东西未来也没法卖给汽车厂家;第三我们能看到的玩家是像百度、谷歌、华为等比较强势的科技类公司,他们是从人工智能的角度去做的,利用人工智能新的一代深度学习技术实现自动驾驶。他们认为,未来这是技术的一个增长点,所以也在发力这个领域;第四拨是由资本推动的创业型公司,致力于研发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

  每一拨人做自动驾驶的角度、技术和出发点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华为、谷歌,他们就是要做自动驾驶版的优步和滴滴。未来市场上肯定就没有出租车了,以后就是一群无人车在街上开,你什么时候需要车叫来就是了。这是科技公司的想法。但是传统汽车厂家的想法显然不是这样,他们只是希望在车上配置有自动驾驶这个功能,让买车的人体验到这个功能而已。这是传统车企的思路,但是科技公司有另外的想法和做法,他们是真正要对行业产生颠覆性影响,就好比特斯拉,使用的所有技术与传统汽车厂家都是不一样的,是对行业真正的颠覆。所以,大家都看到未来这个市场很大,都要来切这块蛋糕。

  但我个人认为,自动驾驶可能还是要过很多年才能实现。因为即便技术在这个时间点有可能是成熟的,但是发展过程当中仍然有很多技术难题需要去解决和突破。

  记者:这里面是不是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贺纯洁:就是自动驾驶本身会遇到的挑战,一个是技术本身,在行驶过程中会不会撞到人或者撞到车?如果撞到人,这个算谁撞的,因为没人在开,所以自动驾驶会受到一些道德上的质疑,这又需要相关的法律法规来进行完善。所以,我认为自动驾驶可能需要至少 10 年才会成熟起来。

  记者:听上去你们做的是一件有点遥远的事。

  贺纯洁:所以我们只做自动驾驶的数据这一块。我认为,自动驾驶的技术不管怎样,数据一定都是需要的。简单来说,自动驾驶遇到的一个挑战是,你要把这些路况采集下来并且标注好,教会电脑说这是红灯绿灯或者其他什么情况。但是又会遇到一个问题,在中国采集的数据,在中国开没有问题,但是在美国就不行了,因为美国的路况和中国的完全不一样,而拿到日本去又是另外一个路况。除了技术本身外,自动驾驶相应的配套非常多,比如修的道路、红绿灯、左右转的指示牌,当前全世界设计的这些配套设施和路况都是给人看的、是人能看懂的,但真正到自动驾驶普及的时候,其实不一定非得这样设计路况。未来可能颠覆的是,从修路的一刹那起,你就得按照自动驾驶的标准来做。这样路和车之间可能会互相“对话”,彼此可以相互发信号、识别信号,那时候可能不需要红绿灯了,因为都是自动驾驶了,车和车之间是可以“交流”的,车和路之间也是可以“交流”的,其实这里面的想象空间还是蛮大的。

  这就要求未来一定提供的是来自不同国家的数据。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动驾驶对数据方面的需求是非常非常大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做数据这一块的原因。你只要是做自动驾驶的技术,就需要大量的数据来训练自动驾驶的算法,那我们“切”的就是这块“蛋糕”。因为不管未来你们到底要做成什么样的产品,是车还是配置,不管什么时候能落地,你都得买我们的数据。这是我们的商业逻辑。

  记者:就跟盖一栋楼,必须要建一个地基一样。

  贺纯洁:就好比车需要油,我们是提供石油的。

  记者:市场前景是非常好的,目前国内有类似的公司吗?

  贺纯洁:没有,中国目前只有我们一家在做,这个是有技术门槛的,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另外,美国也有几家公司在做。

  记者:冲浪未来有怎样的规划?

  贺纯洁:我们会尽可能地把全世界今后能够为自动驾驶技术提供精准数据的方案,在我们的平台上建立起来。3D 点云只是我们数据处理的一个平台,最后我们做好了会是一个数据库,未来可能是纽约一个数据库、旧金山一个数据库,还有东京、柏林、北京、厦门等等,我们会建立起最全的数据库,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要做成全世界最大、最有影响力的自动驾驶的数据集平台。

  记者:请描述一下自动驾驶到底酷在哪里?

  贺纯洁:当我买了一辆汽车后是不需要自己开的,自动驾驶的终极目标一定是这样的。上车时,你可以通过语音告诉车辆的目的地或者将手势输入进去,剩下的就不用管了。而且未来的自动驾驶可能与现在的汽车完全不同的外形,有可能是个 BOX,有可能是好像火车的某一个车厢,里面完全是一个开放的空间。你可以在里面看书、在里面化妆,也可以在里面健身。可以完全实现把你从 A 点带到 B 点,那么这中间所有的时间还有精力都可以省下来,中间的过程你做什么都可以。其实,自动驾驶一直有一个非常好的应用那就是飞机,只在起落的过程中需要一部分飞行员进行操控,而在天上飞行的 90% 以上时间都是自动驾驶的。那么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飞机里可以吃饭、听音乐、看电脑,自动驾驶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从北京到上海的几个小时,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记者:你是大连人,酷爱冲浪运动,为公司取名有怎样的含义?

  贺纯洁:在北京为公司取名确实不好取,在工商注册的时候你能想到的好一点的名字基本上都被占了。想到冲浪这个名字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个人很喜欢这项运动,第二个是冲浪的寓意很好,乘风破浪,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往无前的感觉,也蛮符合我本人创业做公司的气质的。

2.jpg

  贺纯洁(Edison) 北京冲浪科技有限公司 CEO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 Ignite,南开大学商学院管理学硕士、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学士。连续创业者,曾就职于数据堂(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联合创始人兼公司副总裁。长期往返于硅谷、西雅图、北京、深圳、以色列、德国等地,对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领域有独到的见解。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