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参访设为首页媒体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专题栏目: 文化 科技 教育 地产 旅游 食品 调查 能源 理论 投资 证券
中国品牌日:宁夏品牌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商界之星
云起指尖 情有归处 ——访初页联合创始人丁玲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9-07-10 10:13:00

  七厘米公司的由来源于丁玲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其中说两个人在紧紧拥抱的时候,心与心的距离是七厘米。既然要把初页做成一个“最感性的情感表达平台”,那么公司叫“七厘米”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云起、初页、七厘米,这些让人充满遐想、富于想象力的名称均源自丁玲。伴随着指尖的滑动,翻页间欣赏着唯美的画面,一种久违的情感体验直达内心。目前,初页的用户已达到 1700 万。它的问世有着怎样的机缘,在创业浪潮中发展起来的“法宝”是什么?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联合创始人丁玲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在初页项目之前,首个创业项目 WE7cms 网站内容管理系统做到了行业前三,请问进行二次创业的初衷是什么?

  丁玲:相信很多朋友都看过别人或者制作过自己的初页,它是一种类似 PPT 的 HTML5 页面,专门在移动端设备比如手机、ipad 上展示与传播。从 2012 年开始,使用手机上网已经很正常了,那时候 H5 技术刚刚出现,当时我是在Iphone5 产品推介上发现它的。这种技术可以让你在各个平台上秒分享链接,朋友圈里转的也非常多,当时特别火。

  在二零零几年开始创业时我们一直做的是轻应用,七厘米旗下还有另一款名为云起轻应用的产品,就是不用下载 App 的App,主要服务商业类群体的 B 端客户。因此,在技术方面我们是有积淀的,速度和效果都比较好。

  虽然做B端客户积累了经验,比如与新华社、国防大学、空军指挥学院、南昌市政府等都有过合作,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资源和技术的积淀,而且已经把 WE7cms 网站内容管理系统做到全国前三,但是我个人始终对做B端的业务没有太大兴趣,为什么呢?因为我总觉得为企业提供服务商业味太强,强调的是谁的价格更优、可以为多少多大的企业来服务等等,比较冰冷,这也可能是我比较狭隘的理解吧。

  当时H5兴起后,我突然发现这个其实是可以给个人用户来做的,能够很好地为C端用户来服务。我先生是创始人,最初他却认为做这个太薄了,别人超过你会很容易。这个“薄”指的就是简单,因为它简单,所以不容易构成自己的核心壁垒。我说在移动互联网中,个人用户是非常庞大的,而我们有这能力去给 C 端用户服务。后来才最终决定来做这件事情。

  起名时确定就叫初页。为什么叫初页,因为里面是一页一页来展示的,在指尖滑动时,一张张图片或是一页里面的几张图片都是以页为单位的;另外我们希望大家看到的效果是特别美好的,就如人生初见般美好。这是给它起名“初页”的原因。第二天我们就去注册了商标,市场上还确实没有,然后我们就开始做了。2014 年 8 月启动了初页项目,经过三个月的研发后产品上线。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初页刚上线即受到用户的喜爱,唯美的画面加上直达人们内心的情感需求,在没有任何营销投入的情况下每日新增两万用户。

  其实我们并没有做C端的经验,做起来之后发现这个模式应该是闭环的。闭环指的是什么,就是我做了一个初页,觉得好,我分享给你,之后你也觉得好,然后就可以点我制作,然后就可以再做,如此循环下去。所以,我们整个用户的积累没有花过一分钱,完全依靠 C 端自有流量的传播。最初我们只是寄生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一个工具,最后发展成了平台。到现在下载用户达 1700 万,再加上去年发上线的初页相机、甜甜圈、魔法祝福、小情人等小程序,用户至少有 3000 万。

1.jpg

和丈夫王志强一道连续创业

  记者:一念之间让我们领略到了特别而新颖的形式,但如果没有技术的保障和壁垒会不会容易被复制,如何保证只有你们可以使用初页这样的形式?

  丁玲:这一点我们工程师的能力相对很强,我们自己研发了一个H5 的引擎。实际上就是说,初页是在核心技术上得到了突破,比如说发动机,宝马和捷达的引擎是不一样的,而我们自主研发的 H5 引擎很硬实、更好,速度各方面都更快,想复制不是一个很容易的事情。因此,后面百度还用我们去做了案例的演讲。

  每一个繁华似锦 经历了暗涛汹涌

  记者:很多创业者是海归,或是自带光环,可以说您和先生一起创业,作为本土的草根创业者,到底凭借什么做得风生水起?

  丁玲:就是你内心的力量,比如怎么来凝聚你的团队,你自己想做到什么样子,你的梦想、你的理想能不能照顾到大家的理想。做成一件事情需要的因素太多了,不一定说你的技术很厉害,这事就没问题,也不是说你的运营很厉害就一定能做。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是信念,即你自己真的相信这事能成、你相信自己能看到那个场景的实现。就像马云说的,“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马云在 1999 年就做了,当时都没互联网,那时候很多人别说见过网,就连 Internet 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就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让你在互联网上挂网页销售卖东西,想想这事是不是都挺扯的。所以,当时我就觉得如果能为个人用户去提供手机端的这种服务,前景应该是非常广阔的,后来确实也没想到数据量会那么好。

  信念是做事的基础,必须还要有一个敏锐的眼光和拿手的绝活去加以实现。当前国内的创业土壤和氛围都特别好,国家还有各种创业政策、各种的扶持。看看这条创业大街窗明几净,24 小时都有人保洁,正逢科技创新的大好时期,我们理应成为国家的一股创新力量,用科技力量去挖掘、赋能。

  大家不太安于现状,所以就会产生一种力量感,做事情就会朝前奔跑,推动着我们,不断地去变化、去改变世界,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迎接不一样的挑战。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一成不变的日子会令我窒息。今天我睁开眼睛,很多事是我满怀期望的,很多事是充满激情、是我马上要去做的。我理解的创业者是要有一种颠扑不灭的力量感的人,他可能会被现实拍得体无完肤,但是睡一觉后仍然会接着战斗。我始终认为人的因素决定着一切,人的力量能够推动很多很多事情,剩下的困难都可以克服,没钱找钱、没人找人、没技术想办法攻克。

  到了2017年,我们开始探索研发小程序,因为十几亿的网民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下载APP,灵活便捷的小程序是有着比较大的空间的。小程序还是主打情感牌,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生活在温情脉脉的人世间。对于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就会觉得有力量,哪怕是在找寻一个方向、路径等等这些我都会觉得很有意思。每天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你每天都会思考,每天都会面临着很多问题,要去解决问题,然后你每天都在成长。

2.jpg

初页团队

  记者:在创业的过程中应该也遇到了不少困难,记忆中有哪些难忘的困难和瓶颈?

  丁玲:记得在2016 年8月吧,我们遇到了一些比较大的困难,公司进行了裁员,裁掉了一半多的人。因为那时候投资人的钱也烧完了,最开始的资本市场其实是要数据量的,只要有体量就会有下一轮的投资进来,公司的估值就会变大。2016 年的资本市场是放冷的,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要不要继续做这件事情?当时公司让一半的小伙伴都下船了,并且我们把自家房子进行抵押来给大家补偿,这在民营企业里是不多见的。当时想的就是如何活下去,明确了这点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公司从创业初期的海淀黄庄搬到了创业大街,从一天几千元的收入开始做然后慢慢走出了困境。

  记者:初页的发展是伴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一路走来,那么推出之初当时的市场和同类产品是怎样的?

  丁玲:挺多的,尤其是刚出来火的时候,比如拿到投资的、比如说创始人背景都很耀眼的,但是目前来看,当年和我们一起出来的已经都没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不赚钱,就是说他们最后没有真正落地。不管是投资人投你也好、自己要发展也好,最后还是得变成商业,变成一门生意。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没能做到自己养活自己,所以最后就放弃了。但是有一家公司虽然出来比较晚但是崛起了,就是美篇。市场上运用 H5 的除了初页一家外,还有一家是易企秀,它的定位和商业模式很清楚,是做B端企业用户的,这和我们做C端用户的定位不同,所以也不冲突。

  我们赖以成功的商业模式是,比如说我们的用户做电子的故事,也就是作品,是需要用户买模板。虽然平台提供免费的模板用,但是如果用户想要做更精美、更漂亮的模板就需要成为会员,而会员费目前是18元一个月。想想看,大家花钱就是想追求更好的心理,我们能够向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所以说这个收费模式是成立的。还有一块是打书的业务,把用户的电子作品印刷成书。目前这两块是能够养活我们的团队继续去发展壮大的。

  且敬时光一杯酒 无岁月可回头

  记者:有人说,如果打工的难度系数是 2,那么创业的难度系数就是 10。您和先生都是七零后,在中关村的各个孵化器八零九零后已经成为创业主力。对于创业,您是如何看待的?

  丁玲:有些人说创业者是九死一生,我认为根本就不是九死一生,九死一生的概率太高了。看到哪家公司哪个创始人很火,可能一年后市场上就不复存在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创业所需的能力远远高于自己所具备的能力。另外创业的残酷在于,阶段性的成功永远只是过眼云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会被下一轮的暗涛袭倒。

  我们是连续创业者,心智和思想更稳定、更成熟。在创业过程中,我们会有意识地投入大量时间去学习和成长,创业热情持久而热烈。并且经过了多年的创业磨砺,创业已经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非常享受这种虽然水深火热却不断进取的创业时光。创业者要做的是突破自己,不断成长、认知升级。

  其实,朝九晚五地上班对我都是不存在的事情了,所以我是自断退路,而当一个人坚定下来、没有退路的时候,其实一切都变得很简单了,需要的是如何更好地去解决问题。当时公司裁员请一部分员工下船时,即便留下来的员工也是 80%开支,还是 996 工作制,但很多人还是愿意留下来。可没有办法,请大家下船是为了让这条船更好地抵达彼岸。企业文化是既能成长,又能让员工感受到温暖。因为我认为关系是平等的,公司比较像家,我不去管理你,如果是管理,那么你是一个被管理者、你是低于我的。我需要咱们之间是平等的、平和的关系,只是你也想做这件事情而已。你是那块珍宝,不是说我能让你变成珍宝,而是你就是一块珍宝,是我发现了,洗干净一看是块宝石,或者说我划了根火柴,然后是你燃烧了,我最多做的就是这样的动作。我不会把一块石头变成宝石,我做的就是把大家凝聚在一起,让大充满力量去往前跑。

  记者: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初页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吗?

  丁玲:初页就是为了人的情感、情怀来做服务的一个平台,未来会衍生出各种不完全确定的商业逻辑,继续在自有优势上进行拓展,成为面向个人C端用户的图片、视频和影像的管理平台,也有可能衍生出一个寻找定制化礼品的情感互动与分享的电商平台,但本质上仍然会围绕情感需求这个很大的市场来开发。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蓬勃兴起,人们的表达形式更加即时而多元化,初页会持续挖掘情感内涵,开发出更多契合人们情感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如果你的品类是OK 的,你的闭环逻辑是OK的,你也能为大家去提供定制化服务,永远也不重样,因此竞争会让我们更加强大。

  为人们的情感需求服务这个主线是不会变的,今后我们依然要围绕“情感”去创造与众不同的产品,让平凡变得不平凡。未来,我们会不忘初心,服务好C端用户,要用一个一个的感动、一个一个的小惊喜留住一个一个难忘的瞬间,让人生更有趣,让成长更具意义,让人生充满着仪式感和感恩,让生活更美好。这是我的理想,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文 / 本刊记者 陈平)

3.jpg

  丁 玲 京七厘米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

  张仲景国医大学毕业。2008 年进入互联网行业,首个创业项目WE7cms 网站内容管理系统曾在该行业排名前三。2012 年和丈夫王志强一道创建七厘米公司,组建团队主做云起轻应用平台,2014 年 11 月初页正式上线,至今平台用户逾 1700 万。先后被北京电视台、新华社等多家媒体报道,获“亚太新经济人物殊荣”称号。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27815 83128932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