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构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园
主编邮箱申请专访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商界》杂志社官方网站
2018(第十四届)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志 > 商界之星
Face++:赋能机器之眼 构建城市大脑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2018-03-01 10:46:50
—访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谢忆楠
 
谢忆楠.jpeg
谢忆楠

  进入到位于北京市中关村的旷视科技公司办公区,一种富有活力与朝气的气息扑面而来,寻找哪位约访对象只需在屏幕上点击即可确认,一套刷脸的识别系统也取代了一般公司的门禁。墙上贴着公司的口号——为了人工智能终将创造的所有美好(PowerHumanwithAI)。
 
人工智能开放平台.jpg

  作为2011年10月成立的人工智能公司,年轻的旷视已经发展成为国内领军的人工智能产品公司,其核心别技术刷脸支付被著名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为2017全球十大前沿科技,并跻身于国家科技部“独角兽”榜单,位列人工智能类首位。2017年7月,作为唯一的科技企业代表,创始人、CEO印奇在政府半年经济会议中向李克强总理和各级领导作了关于创新的汇报。

  而谢忆楠加盟的2014年,人工智能并不算火,凭借自己对IT的喜爱以及旷视的技术前景吸引他来到了这里。仅过了短短3年时间,公司就由最初30余人发展到了如今的900多名员工。很显然,依托国家大力推进人工智能产业化战略部署,旷视和许多人工智能企业一样面临着巨大的历史机遇。在“赋能机器之眼,构建城市大脑”的愿景下,旷视人正在不懈努力着。

  技术进步改变生活

  刷脸到底有多神奇,相信很多人都已经有过切身体验,刷脸支付、刷脸验证或者刷脸购物等诸多场景,悄无声息地似乎一夜之间就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快捷、科技味道十足。而带给人们这种改变的,很大一部分正是来源于旷视科技的核心技术人脸识别。
 
支付宝采用刷脸支付.jpeg
支付宝采用刷脸支付

  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60年代人类就有了人脸识别技术,不过那只是作为图像识别的一个分支而撂荒在了实验室里,使用的是很粗浅的逻辑算法,结构定位只有5个点,通过这5个点相关的位置来判断是不是这个人。而如果稍微变个角度,看不全或者光线有些不一样就无法识别了。

  现在的人脸识别技术是基于神经网络去计算的,网状的呈现方式,在数量层级上发生了变化,这是技术发展的一个最本质区别。谢忆楠说,目前旷视已经可以在一张脸上找到几万个特征,即便某一个点断了,也会在下一个点上进行找回,并通过算法和硬件的优化升级解决由灯光、距离、角度等因素引起的强逆光问题,实现1:1、1:N应用场景的高效、精准识别,误识率低于万分之一。

  “从最早的5个到几万个,这个转变意味着人脸识别技术的成熟和提高,也为更好地应用到行业中打下了基础。”

  在很多服务上,因为人力的短缺,导致需要用一些便捷的方法,谢忆楠举例说,比如说开户这件事,互联网金融没有线下的网点,如果想用互联网做一些事情的话,要去一个柜台验证身份,提交很多资料,这就提高了服务的获得成本。但只要运用一个技术就可以把这件事情解决,比方说银行展业中心是一个个网点,现在如果让一部手机解决了验证的问题,那么每一部手机就是一个展业中心。只要把流量带进来,每个手机其实就可以成为你的客服人员,实际上是让一个行业实现了升级的作用。

  “所以,当这个东西被普遍认识了之后,我们会发现这个技术让这个行业提升了生命力,技术精度不断跃升,就会不断解决行业拓展中遇到的空间问题。技术和商业化需求不是单独存在的,只有相互结合起来,才能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谢忆楠这样认为。

  AI+产生价值更大化

  成立6年间,旷视的发展路径也在发生着改变,从最开始单纯希望做出一种技术,到之后发现公司的成长最终需要面临一个商业化的问题,将所有技术需求加以变现。旷视人发现,自己其实要面对并要解决的是客户的问题,而并不是设计的问题,“所以,价值很重要”。

  “我们现在提了一个很关键的东西,叫作AI+的逻辑,或者叫作行业动能的逻辑,”谢忆楠说,“我们认为,AI和互联网是一个道理,它最终会变成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而不是通常认为的一个单独的机构或行业。”
 
2017年11月,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姚期智(中)签约旷视研究院首席顾问.jpg
2017年11月,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姚期智(中)签约旷视研究院首席顾问

  回望互联网发展20年的历程,从最早的一个单独行业到现在几乎每一个行业都与互联网相关,互联网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所有的商业逻辑都以互联网作为其中的一个环节——一个IT环节来推进。

  谢忆楠解释说,当门户网站出现的时候,在当时代表着互联网的特质,但门户网站有很单独的个性,如果没有与任何一个行业相结合,很容易就会变成一个泡沫。但当电商出现并与行业结合之后,它的生命力就不一样了,因为行业会一直存在,而技术会不断让行业升级优化。所以,当互联网开始同各个行业相结合的时候,它其实就不会是一个泡沫。

  “人脸识别或是人工智能也会如此,从互联网的发展轨迹中可以印证这一点。所以,我们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是一个非泡沫形式的产业体,能够对行业形成一个产业化的效应。”谢忆楠认为。

  未来是一个数据大量爆发的年代,数据处理的过程不是人能够做的范畴,而是需要机器去处理,作为一个单独的技术学科,未来AI或许会成为所有公司运营的一个基础,并赋予行业更大的价值。

  商业化成果丰硕

  2015年3月,马云在德国CeBIT上使用支付宝刷脸支付,向世界展示了由旷视Face++提供技术支持的SmileToPay,10万分之一的误识率将人脸识别技术推向了商用风口。2016年9月,支付宝客户端人脸登录功能正式开放,人们只需对着手机镜头眨眨眼、转转头便可轻松完成登录。

  同支付宝的合作成为旷视正式商业化的一个标志。更加安全、便捷的“刷脸”技术仿佛芝麻开花,在金融安全、城市安防、手机AR、商业物联和工业机器人五大核心行业崭露头角。凯德集团、蚂蚁金服、优客工场、融创智谷、平安银行、深圳NEO大厦、易到用车、E代驾、神州租车、招商银行、北京银行、江苏银行、中信银行等都与旷视开始了深度合作。在2016 G20峰会、2017金砖会议和2017博鳌亚洲论坛等高规格会议上,全面采用了由旷视Face++提供核心算法的人脸识别身份验证系统,展示了我国人工智能技术的最新成果。

  截至目前,旷视Face++总共为超过600家企业客户和数十万个开发者提供智能服务,每天产生的数据调用次数已超过2600万次,约3亿人用到了人脸验证方法。发展至今,旷视已在北京、西雅图、南京设立独立研究院,并在十余个核心城市设立了分部。

  对于商业化的核心问题,谢忆楠这样理解:“首先一定是技术解决了行业中很难的一个问题。我们进入到这个行业,一定是因为这个行业里有明确的、未被解决的问题,是行业的刚需。而这个技术的成功一定是帮助行业有能力去做得更大,是有其增量价值的。”

  所以,把金融从中心、网点变到手机上,让每一部手机具有审核员的功能,就是在AI+金融里需要解决的问题;安防会让每一个摄像头都变成警察,而且是超级警察;每一家零售店都会像淘宝的链接一样,我们会知道那些链接到底有多火。面向行业刚需,用技术去解决的,并且只有技术能够解决,这正是旷视定位的商业化。

  谢忆楠特别提到了新零售:所谓新零售就是解决人货的关系问题,每一个零售运营商都想把自己变成电商,因为电商明确知道哪个用户点了哪个链接、在哪个页面上看了哪个产品、停留了多长时间。而线下店则没有这个能力,只知道有多少商品被买走了、什么时候买走的,具体谁买的并不清楚。这就是线上和线下之间数据化的差异。为什么很多人都愿意做新零售、愿意做智能零售里的视觉部分,其实就是想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买了这个货,什么类型的人买了这个货以及这个人在货场里都去了哪儿。谢忆楠说:“技术完全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价值务实的企业文化

  由于创业的是一支计算机工程师团队,印奇等3名联合创始人都来自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30名核心人员都是技术人员出身,所以最初旷视自发形成了一种工程师文化氛围,在技术信仰上推崇谷歌;在2014年进入商业化的过程中,旷视人开始看重客户的需求,在信仰上推崇一种务实的、以客户价值为核心导向的华为文化;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和应用市场的拓展,如今的旷视更加推崇的是一种综合性的、偏向于微软的文化,是技术和价值的双向传递,准确来说应该是一种技术信仰、价值务实的文化底蕴。

  谢忆楠说:“公司成立至今始终有两种性格融合于其中,第一种是极客性格,第二种是逗比文化,我们不会按照一个条条框框去限制自己,鼓励的是创造性思维。”

  2017年2月,旷视的“刷脸支付”技术入选2017“全球十大突破技术”(MITTR10),成为了中国上榜企业中最年轻的公司。《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考察“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有两个必要条件,需做到“高精尖科技创新”与“保证公司利益最大化的商业模式”的完美融合,而这正与旷视的战略相吻合。

  近期,旷视科技Face++完成了约为4.6亿美元的C轮融资,由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领投,蚂蚁金服、富士康集团战略投资,其金额刷新了人工智能领域融资纪录。

  谢忆楠表示,C轮融资将会有两大作用,一是扩大技术储备,主要用于扩大再生产,做更多的事情。他们目前只是提供了算法和解决方案,今后需要通过资本及不断扩大再生产,把上下游的资源全部整合进来,让整个行业产生的附加值更高。

  如果用一个标签来看中国的人工智能,那就是一场应用型的技术或革命,与欧美的人工智能注重研究不同,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一定是进入到行业中,去赋能实体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产生出大量数据。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主编大卫.罗特曼(DavidRotman)日前提出,科技的发展有大幅提高生产力的潜力,但这几乎只能在顶级公司中实现,绝大部分公司并不能有效地使用新技术。更为严重的是,那些落后的公司并没有努力追赶,新想法和商业模式的扩散速度比想象中还要慢。

  随着谷歌、微软、BAT都已开始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未来这条赛道,对手将会越来越强大。当AI上升到一个国家战略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身边已布满强大的对手。旷视人并不担心市场容量的大小,因为技术的应用领域很宽广。他们担心的是,在发展机器之眼的路上自己能够跑多快,以什么样的方式最快地把产品和服务提供给用户。

  谢忆楠表示:“看别人永远看的是后面,我们必须要不断地跑得更快才行。年轻的旷视唯一要做的就是强化自身的技术能力,让自己跑得更快。”(文/ 本刊记者 周也)

 

关于《中国商界》杂志 | 关于中国商界网| 版权声明| 招贤纳士| 订阅杂志| 广告刊例| 网站导航| 商界团队| 联系我们| 工作人员查询

《中国商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商界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83115018 83115023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bj@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报国寺1号 邮编:100053
《中国商界》杂志 国内统一刊号:CN11-3654/F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833 邮发代号:82-700

京ICP证 130094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99号